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传播学论文 > 正文

传播视觉阈值下马保国鬼畜视频狂欢现象分析

  摘要:2020年10月下旬,一位自称“浑元形意太极门掌门人”的中年男士在网上发布的一段回应粉丝的视频,引起了网民的极大关注。B站、抖音等平台涌现出大量关于该视频的二次编辑视频,并长期占据热搜榜首,开启了一轮激烈的审丑创作狂欢。本文首先对马保国视频狂欢现象进行了梳理,分析其特点和成为鬼畜视频的原因,并解释该主题成为“顶流”的背后逻辑;其次,对审丑狂欢现象进一步进行剖析,分析其成因并总结其对社会的影响与利弊;最后给出一定的建议。

  关键词:视觉文化;审丑狂欢;文本再生产;亚文化

传播视觉阈值下马保国鬼畜视频狂欢现象分析

  一、开始到消散,鬼畜狂欢的始末与特点

  马保国视频的鬼畜狂欢开始于2020年10月下旬,并带来了持续一个月的创作高潮,最终止步于《人民日报》2020年11月28日题为《马保国闹剧,该立刻收场了!》的锐评。据B站统计,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共有746位UP主发布了939条视频。马保国相关视频的总播放量至少为3.61亿次,视频分类横跨50大分区[1],成为一场现象级的狂欢现象。纵观本次狂欢现象,其具有十分典型的特征和逻辑,这些特点也是各种鬼畜主题能形成狂欢的重要因素。

  “鬼畜”是一种视频的制作方式,一般是对某一段原始视频进行再创作。它分为两种:一种是指通过快速的剪辑拼接和背景音乐卡点形成共同节奏,组成新的语义;另一种是对视频里的人物语言进行重组和调音,与某歌曲的伴奏结合形成新歌,最终合成为一段MV视频。“鬼畜视频”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制作而成的视频,“鬼畜”也在当代形成了一个亚文化圈子。在鬼畜文化中,鬼畜视频采取的原始视频被称为“万恶之源”,而一段原始视频能否成为“万恶之源”基本需要具备以下两个特点。

  (一)话题性

  话题性指一个事件可以引发公众的舆论关注,形成一个话题。鬼畜视频的素材往往具有这样的特性,例如,马保国原始素材中主人公顶着被打青的眼睛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强词夺理;“波澜哥”在选秀节目上唱歌跑调被怒怼;电瓶车盗窃者“窃格瓦拉”在派出所说出的“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名句;花重金做眉毛却被美容店美容失败的“眉有办法”小哥等,其原始事件都具有很强的舆论性,会引发公众的广泛关注、讨论,其自身的热度为鬼畜圈子对视频的再创作提供了动力。而鬼畜创作对于原素材往往以戏谑为主,鬼畜作品的优劣也以“搞笑”“离谱”等词汇来进行评价。

  (二)记忆点

  记忆点是原始事件中具有标志性特征的或被公众记忆最深的元素,它可以是一个词、一个短语、一句话、一组动作等。记忆点将作为鬼畜视频围绕展开的重要线索和主题,例如,马保国视频里的“耗子尾汁”“不讲武德”,其自创的武术动作“五连鞭”等,又如《亮剑》主人公李云龙的“意大利炮”、《武林外传》燕小六为唤醒佟湘玉吹奏唢呐时角色的情绪表现等。观众在点播鬼畜视频时会对这些记忆点的出现和出现的时机有所期待,记忆点的合理运用也是鬼畜视频质量的重要指标。

  话题性决定着视频能否被鬼畜圈发现,也决定着其制作后能否获得较高点击率,甚至引发一系列的创作热潮,而记忆点的明显与否则决定着鬼畜制作的难度、热度,同时也影响着视频的话题性。对于话题性需要说明一点,并非所有具有话题性的文本都可以被作为鬼畜素材进行二次创作。鬼畜往往以恶搞为主,其制作方式本身也具有不严肃性和调侃性,因此与政治相关的内容、严肃的社会话题几乎不会出现在鬼畜视频的栏目中。

  二、解构与重组,“微时代”的亚文化狂欢

  鬼畜文化代表着互联网创作中的解构现象,也是“微时代”下创作环境的一个缩影。鬼畜狂欢是这个亚文化群体的生活方式,在中国传统武术正处于争议的当下,马保国的出现也引发了一次互联网的情感动员,让这个亚文化群体的戏谑方式占领了大众的视野,以下因素共同促成了此次狂欢。

  (一)“微时代”的时代语境

  所谓“微时代”,有学者从传播技术发展的角度认为,它是一个以信息数字技术为基础,使用数字通信技术,运用音频、视频、文字、图像等多种方式,通过新型的、移动便捷的显示终端,进行以实时、互动、高效为主要特征的传播活动的新传播时代[2]。随着技术的发展,任何人只要有一台性能良好的电脑,经过短期学习皆可掌握基本的视频、音频编辑技巧进行创作。并且,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视频平台的容量、交互性大大提升,任何用户都能上传自己创作的视频,在推荐算法的加持下获得曝光机会来换取关注度。这些极大地调动了互联网用户的创作热情。传统以传者主导的“中心化”传播早已转变为“去中心化”传播,信息呈现出“全通道传播”的特点[3],这为鬼畜视频的传播提供了基础条件,也为鬼畜亚文化群体提供了活跃的根据地。

  (二)亚文化群体的互动狂欢

  作为亚文化之一的鬼畜,其参与者也具有一套统一的行为逻辑:用鬼畜剪辑方式编辑具有话题性的视频素材,制成鬼畜作品上传并获取点击率。这是他们乐此不疲的事情,也由此引发过众多的小范围狂欢。有学者认为:数字媒介时代用户不断地使用相应的技术手段和视觉资源去生产形象,并将这种形象通过互联网传播出去,引发其它网络主题或网络舆论的回馈。在这一过程中,“数字主体”的价值得以实现[4]。鬼畜亚文化群体的成员会追随热点,比拼创造力,不断地生产新的作品以在所处的圈子中获得地位和价值感。也因此,每当一个新的戏谑对象出现后,鬼畜圈子便会围绕这个热点进行作品产出,形成一个短期内的小型狂欢。

  (三)对传统武术的情感动员

  以上两点解释了鬼畜狂欢现象的基础和动因,但并未解释为何“马保国”事件会掀起更大范围的波澜。究其原因,和近几年互联网上对中国武术实战性的质疑、对借着传统功夫骗钱的愤怒、对中国功夫被西方格斗术取代的担忧息息相关。马保国的出现无疑为这份积蓄已久的情感提供了一个发泄点。网民在网络事件中的情感有三个取向:悲情、愤怒和戏谑[5]。马保国是一名典型的借传统武术来神话自己而谋取利益的人,他只懂得一些浅显的武术理论,却自创门派自创招式广收学徒,还请外国格斗演员故意输掉对战来为自己的武术证明。最终,他在“演武堂”实战对抗中被对手30秒连续击倒三次、在公园被打伤还拍摄视频强行解释,终于引起了网友的注意。大众的广泛关注,加上鬼畜视频因为符合当下快节奏、强冲击的大众审美潮流,并且通俗易懂趣味性强,促使其广泛传播。

  (四)“被动”的议程设置

  议程设置是通过提供信息和安排相关议题来左右人们关注哪些事实和意见,以及他们谈论的先后顺序[6]。通俗地说,就是选择性地大范围曝光某事件,不曝光或少曝光其它事件,来提高该事件的关注度,控制大众的讨论话题。而在“去中心化”的媒介平台上,由于马保国相关视频的爆火,平台算法会更加优先推荐相关内容而引发更大的传播效应,如此一来又再次吸引了更多人对视频的创作和事件的关注。这样的运营方式形成了一个循环,形成了一种“被动”的议程设置,公共资源被大量挤占,让“马保国”这个名字无人不知。

  三、流量与真相,审丑狂欢需要警惕

  “审丑”与“审美”相对,指对丑的事物和现象进行欣赏、关注、讨论。前文论述过,鬼畜视频大多为审丑主题,是一种以嘲笑、戏谑的方式对原文本进行解构的视频。马保国行骗套路的可笑、被击败时的丑态与被拆穿却不自知的倔强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审丑点”。审丑的狂欢可以说是网友自发组织的批判运动,但它最终的利弊和效果却需要讨论。

  鬼畜通过对抗性的解读来讽刺原文本,也使原文本的生产者或相关主体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相关主体在舆论讽刺的风暴中不得不停止自己的不良行为,并对今后的行为加以规范。同时,审丑狂欢的力量也对他人具有一定的威慑作用,让人们约束自身行为,避免成为下一个审丑对象。但审丑的正向作用并不稳定,其负面作用也显而易见。

  诚然,审丑狂欢可以视作网络暴力的一种,审丑的对象在引发广泛关注的同时,正常生活一定会受到干扰,但本文不对审丑狂欢的道德评价进行论述,仅分析其是否能有效惩戒不良的社会现象。首先,鬼畜文化的话语规则决定了其原始意义的不可见。鬼畜视频的创作是将原始视频拆分重组形成二次创作者希望传达的意义,而鬼畜的原始形象在此时仅仅作为一个新意义的代言。在B站的马保国视频中,被广泛传播的视频诸如重组语句的“马保国被9岁儿童击败”“马保国爱情故事”,利用马保国语音进行配音的《复仇者联盟》《还珠格格》等,调音制作的以“不讲武德”“耗子尾汁”等为歌词的铃声、歌曲等,均消解了其原有的文本含义。公众如果跳过原始事件直接收看鬼畜视频,很难还原事实真相;其次,鬼畜狂欢为事件主体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和流量。在流量至上的网络时代,审丑对象利用自己的热度进行运作,甚至可以“弯道超车”变身网红获取收益。据网络消息称,马保国已被影视公司签约出演《功夫少年王》、偷电瓶的“窃格瓦拉”周立齐出狱后被邀创办公司,再如“gi-ao哥”“老八”等,均依靠卖丑赢得了流量,最终短期获取了大量的财富。这无疑给社会带来了一个不良的示范,即通过卖丑获得流量,然后变现致富。这样的示范违背了传统美德和正常的致富逻辑,为社会发展带来恶劣影响。综上所述,审丑狂欢的现象弊大于利,本文对此提供如下三种建议。

  (一)主流机构加强监管

  首先,不能否定鬼畜视频对原事件者的批判立场和娱乐作用,也必须承认鬼畜亚文化群体的存在以及合理性,因此不能一刀切地直接关闭鬼畜栏目。主流机构的监管第一是应表明立场,对事件主体进行合理评价,建立正确的社会舆论和价值观;第二是时刻观察审丑狂欢的发展态势,及时降温防止其过度侵占公共资源;第三是对监管不力甚至利用审丑对象牟利的平台进行处罚,杜绝不良的商业现象。

  (二)视频平台负起责任

  作为视频发布的平台,应当合理优化算法,并对内容作出监管。B站、抖音等UGC视频平台的推荐算法(“流量池”)是非常典型的流量取向算法,即关注度高的视频会被层层推高最终占据顶流。然而大众审美的倾向性会导致顶流内容往往过度娱乐化,因此算法应当被优化以补偿舆论场的导向,并且对违背正确价值观的内容进行限制,对鬼畜狂欢的主题进行原视频的推荐,弥补真相的缺失。

  (三)个人用户追求真相

  第一,作为鬼畜视频发布者的用户,应维护事实真相,在戏谑的同时贴出原始资料链接或在评论区等观看者能注意到的地方进行补充解释,解读是非,为观看者树立一个正确的参照;第二,作为收看者的用户,应当对真相具有求索精神,更重要的是不去消费审丑对象主体的产品,阻止其伺机炒作自我获取利益。

  总而言之,鬼畜圈的审丑狂欢是这个亚文化群体形成以来就注定诞生的现象,也是新的媒介技术时代典型的传播景观。而马保国鬼畜视频的空前火爆寄托着中国国民对传统武术的忧思,同时也相当程度受到了UGC推荐算法的加持。审丑固然会使丑恶之人暴露在公众视野之下,但当真相被制作风格稀释、被过度娱乐冲淡,其惩戒作用也将荡然无存,甚至被别有用心者利用。净化网络环境,弘扬传统美德,树立正确的奋斗者姿态,对这个社会迫在眉睫。

  参考文献:

  [1]B站马保国相关视频全站播放数据分析[EB/OL].Bilibili,2020-11-27.

  [2]林群:理性面对传播的微时代[J].青年记者,2010(2):7.

  [3]刘静,陈红艳.数字媒介传播概论[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138.

  [4]周宪.当代中国视觉文化研究[M].北京:译林出版社,2017:456.

  [5]杨国斌.悲情与戏谑:网络事件中的情感动员.[J].传播与社会研究,2009(9):39-66.

  [6]郭庆光.传播学教程[M].第二版.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193-195.

作者:范明杰 单位:陕西师范大学 新闻与传播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