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中医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医学论文 > 中医学> 正文

名老中医治疗肝癌经验研究文献综述

时间:2012-06-13作者:孙佳 叶丽红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目的:总结名老中医治疗肝癌经验。方法:通过文献检索,收集、整理、总结名老中医治疗肝癌的经验,从病因病机、辨证论治、遣方用药、临床经验等方面进行研究。结果:肝癌多因情志抑郁

标签:

  摘要:目的:总结名老中医治疗肝癌经验。方法:通过文献检索,收集、整理、总结名老中医治疗肝癌的经验,从病因病机、辨证论治、遣方用药、临床经验等方面进行研究。结果:肝癌多因情志抑郁、湿热、虫蛊、酒毒日久而致气滞、血瘀、湿热、痰湿、热毒等结为有形之邪,故酿生癌毒,癌毒与有形之邪结于肝脏而发病。可根据症状辨证论治以达到调和阴阳、扶正祛邪的治疗目的。结论:通过名老中医多年的临床实践,不断的研究、探索,提出了具有建设性的治疗经验,为后世提供了丰富的理论依据和临床经验。

  关键词:肝癌;逍遥散;龙胆泻肝汤;茵陈蒿汤;清肝消www.lwkoo.com 症丸;膈下逐瘀汤;一贯煎;滋水清肝饮;生脉散;百合固金汤

  肝癌在古代医书中无明确记载,但症状体征相似的描述颇多,如“瘕”“肝积”“肥气”“积气”“黄疸”“鼓胀”“痞满”等。其病情发展迅速,变化凶险,自然生存期短。现通过文献检索、收集、整理,总结钱伯文、吴良村、周岱翰、孙尚见等诸位名老中医治疗肝癌的经验,以助临床治疗,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及其生存期。

  1病因病机

  肝癌多为情志抑郁,湿热邪毒,虫蛊、酒毒为害日久所致,气滞、血瘀、湿热、痰湿、热毒等结为有形之邪,酿生癌毒,癌毒与有形之邪结于肝脏,逐渐蓄积而发病。关于病机的认识:钱伯文提出脾虚肝郁[1];吴良村认为是肝郁脾虚、阴虚热毒[2];周岱翰首推肝火、瘀血[3];王三虎认为与肝郁脾虚、湿热蕴毒、枢机不利有关[4]。

  2辨证论治

  分析多位名中医治疗证型,以肝郁脾虚、湿热结毒、肝热血瘀等证型多见,现列举如下。

  2.1肝郁脾虚证

  症见:上腹部肿块胀顶不适,消瘦乏力,腹胀纳少,进食后胀甚,眠差,口干,大便溏,溺黄短,舌苔薄白,脉弦。治则:疏肝理气、健脾和中。方用逍遥散加减,药用柴胡、当归、白芍、白术、茯苓、郁金、香附、八月札、三白草、菝葜、薏苡仁、白英、青皮[3,5]。

  2.2湿热结毒证

  症见:痛势较剧,发热汗出,心烦易怒,咽干口苦,身黄、目黄,胁肋刺痛,腹胀痞满,恶心、纳少,便干尿赤,舌质红绛而暗,舌苔黄腻,脉弦滑或滑数。治则:清热利胆、泻火解毒。方用:龙胆泻肝汤合茵陈蒿汤加减。药用:龙胆草、黄芩、栀子、虎杖、泽泻、车前子、甘草、茵陈、生大黄、厚朴、莱菔子、蒲公英、羊蹄根[5]。

  2.3肝热血瘀证

  症见:上腹肿块石硬,胀痛拒按,胸胁掣痛,烦热口干,烦躁,口苦,喜饮,大便干结,溺黄或短赤,甚则肌肤甲错,舌苔白厚、舌质红或暗红、时有齿印,脉弦数或弦滑有力。治则:清热解毒、疏肝祛瘀。方用:清肝消症丸。药用:徐长卿、仙鹤草、半枝莲、七叶一枝花、三七、牛黄、山楂、白芍、土鳖虫、栀子、生大黄、茵陈、丹参、蜈蚣[3]。

  2.4气滞血瘀证

  症见:胁下痞块,胁痛如刺,痛引腰背固定不移,入夜尤甚,舌质紫暗,有瘀点、瘀斑,脉沉细或涩。治则:行气活血、化瘀消积。方用:膈下逐瘀汤加减。药用:降香、延胡索、柴胡、三棱、莪术、八月札、赤芍、白芍、郁金、炮穿山甲、土鳖虫、生牡蛎、三白草、白屈菜、当归、桃仁、红花[5]。

  2.5瘀毒水阻证

  症见:面色黧黑,左胁下坚硬,腹部胀满,青筋暴露,舌质紫暗,脉涩。治则:通络化瘀、利水散结、化痰祛湿。药用:蝼蛄、龙葵、川贝母、三七、灵芝、仙鹤草、赤小豆、薏苡仁、白花蛇舌草[6]。

  2.6肝肾阴亏证

  症见:臌胀肢肿,蛙腹青筋,四肢柴瘦,短气喘促,面色晦暗,唇红口干,腰酸,低热,烦躁不眠,溺短便数,舌光无苔、质红绛,脉细数无力,或脉如雀啄。治则:养阴柔肝、补肾健脾。

  方用:一贯煎加减。药用:冬虫夏草、沙参、西洋参、麦冬、山茱萸、女贞子、生地黄、熟地黄、白芍、五味子[3]。

  2.7肝阴亏虚证

  症见:胁肋隐痛,绵绵不休,纳差消瘦,低热盗汗,五心烦热,头晕目眩,黄疸尿赤,或腹胀如鼓,青筋暴露,呕血,便血,皮下出血,舌红少苔,脉虚细而数。治则:养阴柔肝、益气养血。方用:滋水清肝饮加减。药用:生地黄、白芍、当归、女贞子、旱莲草、生龟板、生鳖甲、丹参、青蒿、山茱萸、生山药、沙参、生黄芪、茯苓皮、半边莲[5]。

  2.8气阴两虚证

  症多见于反复手术、放化疗、介入等治疗后,胁肋隐痛,低热不退,四肢乏力,神疲倦怠,自汗盗汗,口干多饮,舌红少苔,边有齿印,脉细无力。治则:益气养阴、软坚散结。方用:生脉散合百合固金汤加减。药用:麦冬、五味子、太子参、熟地黄、黄柏、知母、南沙参、北沙参、黄芪、怀山药、白术、玉竹、石斛、半枝莲、白花蛇舌草[7]。

  3遣方用药

  顾丕荣提出“为病找药”,以达到“治病必求于本”,达到疗效的目的。临证遣方常选:白术﹙30~60 g﹚、莪术、八月札、石见穿、白花蛇舌草、夏枯草、凤尾草、虎杖、猫人参、斑蝥、蟾蜍皮、鳖甲、龟板、水蛭、土鳖虫、山慈姑、穿山甲、平地木[8]。

  凌昌全擅用对药,如石见穿配猫人参、全蝎配蜈蚣,使抗癌解毒之力与活血化瘀、散结消肿之功相得益彰;阴虚取南沙参、北沙参配天冬、麦冬,养肺胃阴兼清热;气阴两伤多炙黄芪配太子参,益气养阴;气虚甚以炙黄芪配太子参,气旺津生;脾气亏虚则党参配炒白术,健脾除湿;脾湿内滞以煨陈皮配砂仁,化湿行气;瘀血内停用赤芍配桃仁,祛瘀不伤正;气虚血瘀以黄芪配当归,气行则血行;胁下结块常夏枯草配伍炙鳖甲,软坚散结。对晚期失去手术机会的重症患者,精选“以毒攻毒”重剂,以图“逆流挽舟”,常用生半夏、生天南星,剂量高达30 g,久煎,冀“重剂起沉疴”,以攻致命之毒,救患者于危亡之际[9]。

  吴良村认为肿瘤的形成为正虚邪毒积聚,其中邪毒又以热毒为多,因此较多的运用清热解毒药,如猫爪草、猫人参、三叶青、夏枯草、山慈姑、白花蛇舌草、蛇莓、黄芩、金银花、七叶一枝花等。又适当加用理气活血药,如八月札、绿萼梅、延胡索、丹参、三七、藏红花等[10]。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