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英语文化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英语论文 > 英语文化> 正文

非英语专业研究生跨文化交际能力研究

时间:2011-12-08作者:王湘霁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该研究是在6所高校中随机抽出100名非英语专业研究生为调查样本,目的是了解他们跨文化交际能力的现状。调查结果表明:1)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具有一定的跨文化敏感度,但仍有很大的提升空

  摘要:该研究是在6所高校中随机抽出100名非英语专业研究生为调查样本,目的是了解他们跨文化交际能力的现状。调查结果表明:1)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具有一定的跨文化敏感度,但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2)男女研究生在跨文化敏感度上的差异并不显著;3)跨文化交际能力的高低与课堂文化输入及交际能力的培养有很大的关系。

  关键词:非英语专业研究生;跨文化交际能力;跨文化敏感度;文化教学

  自从Hymes[1]提出交际能力观以来,国内外学者如Ham-mer(1989),Ruben(1989),Gudykunst(1994),Byram(1997),Bennett,Bennett&Allen(1999)以及Fantini(2001)都对这一概念从不同侧面进行了论述。[2]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Bennett,Bennett&Allen对跨文化交际能力的描述,他们(1999)认为跨文化交际能力是超越民族中心主义思想的能力、善于欣赏其他文化的能力以及能够在一个或多个文化环境中恰当表现的能力[3]。中国跨文化研究是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4]如,胡文仲和高一虹(1997)、陈申(1999)、许力生(2000)、张红玲(2007)等都曾致力于跨文化交际的研究。

  根据陈国明和Starosta的理论,跨文化交际能力由跨文化意识、跨文化敏感度、跨文化技巧组成;其中跨文化敏感是连接跨文化意识和跨文化技巧的核心因素,只有对异国文化有正确的情感倾向,才能激发相应的文化意识,从而在跨文化交际中运用正确的交际技巧进行有效的交际行为。[5]因此,对跨文化敏感度的研究通常被认为是提高跨文化交际能力的起点。

  自2002年,我国硕士扩招,研究生教育得到了较大的发展。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国际文化、科技交流和互派高级访问学者日益增多,这对我国非英语专业研究生的能力,尤其是跨文化交际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然而,我国目前对非英语专业研究生跨文化交际能力的组成要素的现状测评分析等方面的研究尚显不足,这会导致外语教学的盲目进行及人才培养的低效率。

  有鉴于此,本研究试图通过定量研究来分析并回答以下问题:1)非英语专业研究生的跨文化敏感度现状是什么?2)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在跨文化交际活动中的自信心、投入程度、专注程度、愉悦程度以及对待文化差异的态度如何?3)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在英语教学中的文化输入的现状如何?4)如何有效地培养他们的跨文化交际能力?1研究方法1.1调查对象本研究是从6所高校中,随机抽出100名非英语专业的研究生为调查对象。这6所高校包括部属院校和地方性大学。这些学生涉及的专业包括工程力学、机械工程、有机化学、临床医学、环境科学、法学汉语言文学、教育学、日语等,并且所有被调查对象都已通过大学英语四级及研究生英语入学考试。

  1.2研究工具

  本研究使用的研究工具为两份问卷。问卷一是采用陈国明和Starosta的跨文化敏感度量表[6],其中,笔者对11、14、和23题项进行了中文注解。此表中的24个题项共由五大因素组成,即跨文化交际活动中的自信心、投入程度、专注程度、愉悦程度以及对待文化差异的态度。如表1所示:表1跨文化敏感度的结构构成每一题项有五个选项,包括:5:完全同意;4:同意;3:不确定;2:不同意;1:完全不同意。每一选项前的数字表示分值,将24项分值相加,得到该量表测量总分。分值越高,表明跨文化敏感度越高,也就表明跨文化交际能力越高。

  问卷二是调查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对外国文化接触以及对文化教学态度的量表,共11题项,内容涉及非英语专业研究生语言能力,当前文化知识和文化意识,跨文化交际能力以及有效提高跨文化交际能力的途径。

  1.3研究程序

  共发放了100份调查问卷,在实施调查后,剔除回答不完整或有明显应答定势的问卷,共获得有效问卷92份,本研究的数据分析是基于92份问卷。问卷的原始数据用SPSS17.0进行了统计分析。统计程序为:(1)两次描述性统计分析,用来描述非英语专业研究生的跨文化敏感度量表总分得分和其组成五大要素的总分得分情况,以及学生跨文化敏感度量表平均得分及其组成五大要素的平均得分情况;(2)跨文化敏感度量表得分的出现频率统计并以柱型图的形式呈现出来。

  2调查结果与讨论

  2.1非英语专业研究生跨文化敏感度程度分析从表2可以看出,92名学生的跨文化敏感度量表最低值为65,最高值为89,平均值75.49,高于度量表平均值72。表3表明:因素1跨文化交际自信心(平均值=3.102),因素2跨文化交际投入程度得分最高(平均值=3.609),因素3跨文化交际专注程度(平均值=3.587),因素4跨文化交际愉悦程度平均值最低,为2.246,因素5对待文化差异的态度(平均值=2.87)。由此可知,因素1,5,4分值较低,排名靠后。笔者认为,主要由于当前非英语专业研究生对外国文化、习俗了解较少,在交际中,会信心不足,担心其他人会对自己作出负评价,因而产生畏惧感或沮丧心理。

  这种心态在中国的英语课堂中很常见,如,在口语活动时,很多学生不会选择首先开始话题,能不开口就尽量不开口。这种现象与我国传统课堂教学以教师为中心,学生被动接受知识有很大的关系。但是,根据本调查问卷的计分规则(3为中间数,表示不确定;4代表同意),其平均值3.145处于3-4分之间,这也表明大多数被调查对象对跨文化交际都持有相对积极的态度,都有一定的跨文化敏感度。表4和直方图为所有被调查对象的跨文化敏感度分值的频率情况提供了更加详实的信息。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