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英语翻译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英语论文 > 英语翻译> 正文

李白《秋浦歌》英译文之比较研究

时间:2012-07-01作者:刘新华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 要:通过对李白《秋浦歌》(十五)几种英译文在音、形、意三个方面的比较与分析,证明了中国古诗以其音的铿锵顿挫,形的整齐简练,意的富有韵味而使得翻译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唯其存在挑战

标签:

  摘 要:通过对李白《秋浦歌》(十五)几种英译文在音、形、意三个方面的比较与分析,证明了中国古诗以其音的铿锵顿挫,形的整齐简练,意的富有韵味而使得翻译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唯其存在挑战性,更体现出中国古诗无法言说的美。

  关键词:李白;秋浦歌;译文

  唐诗是我国文化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是我国古典文学艺术殿堂中的一朵奇葩。那一篇篇精美的诗章,以其灵活多样的形式和广博精深的内涵,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广泛传诵。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唐诗即有零星的英译,到19世纪末,国外汉学家就有唐诗英译本问世,此后海内外一些学者开始纷纷对唐诗英译做出贡献[1]。中国唐代诗人李白的《秋浦歌》一诗就有多种英译文,但水平参差不一,本文就其中4种英译文进行音、形、意的比较。

  通过比较研究,我们可以深刻体会中国古诗各种可译与不可译的美,从而提高自己诗歌欣赏与翻译方面的知识水平和能力素养。现将该诗的原文和译文摘抄如下:原文(Source Language):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箇长。

  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译文(Target Language):译文(1)IN A MIRRORMy whitening hair would make a long longrope,Yet could not fathom all my depth of woe;

  Though how it comes within a mirror’s scopeTo sprinkle autumn frosts,I do not know.

  (Tr.Herbert A.Giles)译文(2)My White HairsMy white hairs would make a long,longcord,As long as an old man is bored.

  I know not how the mirror brightIs sprinkled with autumn frost white.

  (Tr.Xu Yuanzhong)译文(3)SONG OF CH’IU-P’UThree thousand jang!How grows my hoaryhair!A rover’s sorrows just as long,I fear;

  Looking into the mirror,bright and clear-What!Aha!How autumn frost gets in there!(Tr.Eugen)译文(4)Qiupu SongMy white hair is thirtyThousand foot(feet)long!It is due to my deep sorrowThat has made it so long.

  If I were not in this bright mirror,Where could I come to knowMy temples have got so frostyAnd terribly wrong!(Tr.Tang Yihe)原诗看似简短,句与句之间的关系却复杂多样:有因果、对照等,采用问句结尾,表达惊诧之意。

  虽然全诗语言平易浅显,不事雕琢,但并不是说越简单越浅显的诗歌就越好译,往往越简单的诗句蕴含的诗意越多,就越难用别的语言来表达。在翻译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信、达、雅”教条的无稽,“直译”“意译”争论的无谓,唯有突破这些条条框框,放手去译,只要忠于原文,努力做到音、形、意的完美结合,就是好的译文。许渊冲先生在他的《谈唐诗的英译》一文中也曾指出,翻译唐诗要尽可能传达原诗的音美、形美和意美。下面我们就从音、形、意三个方面来分析译文。

  1 音

  汉语是声调语言(tone language),而英语是重音语言(stress language)。所以汉语诗歌的格律为“平仄律”,英语诗歌的格律为“轻重律”。面对讲究平仄,韵律严谨的古汉诗,英译时应该体现原诗的音节、平仄以及押韵等音律特点,但要复制这些音律特点十分困难,尤其是押韵,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也常常力争做到这一点,尽量采用英诗的各种音律特点,追求韵律的和谐优美。《秋浦歌》原诗每行五个音节,其韵律为“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其韵脚为aaba(丈;长;里;

  霜),整首诗读起来抑扬顿挫,琅琅上口。本文列举的四种译文中,译文(1)的韵脚为abab(rope;

  woe;scope;know),韵脚末尾的音节依次为辅音、元音、辅音、元音,与原文的“仄平仄平”韵脚相对应。以元音结尾的韵脚使诗歌读来更悠长,更令人回味。译文(2)韵脚为aabb(cord;bored;bright;

  white;),译文(3)的韵脚是abba(hair;fear;

  clear;there),二者都符合英语的习惯。译文(4)的韵脚为aaba(long;long;know;wrong),与原文的韵脚aaba(丈;长;里;霜)规律一样,算是独具匠心,但是这种韵式在英语里是不存在的。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中英文字的巨大差别,古诗的音律很难保留,而作为古诗一大特色的押韵在译成英文时是必然的牺牲品。即使是某些译者在译作中故意在句尾处做到了押韵,也与原文相去甚远,无法传达原作的精神[2]。

  2 形

  这里的“形”主要是指诗歌的格律,或者说是体裁方面。唐诗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学体裁,是按照一定的格律来写作的,主要分为绝句和律诗两种。五言绝句《秋浦歌》用词简洁,排列整齐,短小精悍。

  原诗每行五个字,共四行。译文(1)、(2)、(3)排列相对整齐,体现了绝句的外形特点。译文(4)译成了八行,虽体现了原诗每行用词简洁的特点,但行数太多,与原诗的外形出入较大。

  除去字数要求,唐诗还讲究对仗,即要求上下联词性相同,词义相对。如“上”对“下”,“出”对“入”等。这一点也是使得很多古诗难译的原因。

  由于英汉之间的差异,特别是二者在有无主语(如《秋浦歌》通篇无主语,英译时必须补出主语)以及动词的时态、语态等方面的不同,唐诗里的对仗在英译文里想要继续保持对照是比较困难的,只能在句长方面努力与原文靠近。然而汉诗整齐、简练,虚词少,连续几个词构成的意象就可形成一幅画面;英诗则不易像汉诗一样整齐、简练,因其介词、连词、冠词是常常不可缺少的,汉诗的信息载量比英诗大,这就使得它们在句长方面保持相近十分困难。一般采用的翻译方法多为散文化意译(ProseParaphrase),这样译的结果是句子远比原诗长,译文往往在形式上容易失去诗味。也有采用诗化翻译法(Versified Translation)的,比较注意原诗的形式,尽量译得简练,如译文(1)和译文(2)。这对于的要求就很高了。

  3 意

  音和形的斟酌最终是为了意的顺畅表达,所以翻译中的意美是最根本、最重要的。我们先来看看《秋浦歌》译文的题目,译文(1)、(2)译成了IN AMIRROR和My White Hairs,译文(3)、(4)直接译为SONG OF CH'IU-P'U和Qiupu Song。前二者用的是意译(free translation),后二者用的是直译(literal translation)。他们采用的方法在诗歌内容中也可看出些痕迹,译文(1)、(2)在处理“三千丈”时用的都是意译,与翻译题目时的方式是一脉相承的。而译文(3)、(4)则恰好相反。单凭采用的方法,只能说是各有千秋。具体优劣,分析如下:译文(1)的第一句不译“三千丈”,似不如原文夸张,但第二行译成“犹不及愁之深”,则又较原诗更进,虽增饰原诗之意义,亦宛转自然,无伤大雅。但是最后两句译文就失去了原文的韵味,原文末尾的问句表达了一种惊诧、伤感,译文则没有表达出来。

  译文(2)的开头与Giles的处理方法相似。这里的“三千丈”是夸张的用法,因为头发不可能长到“三千丈”,熟谙汉语习惯的人都很容易理解,但是对于其他文化背景的读者来说未必就这么容易体会其中的夸张,所以许渊冲先生将这一句译为“Mywhitening hair would be a long long cord”。而第二句译成“像一个烦恼的老人一样长”,似有不妥,出现了漏用所有格的嫌疑,不是像老人一样长,而应该是“像一个烦恼老人的头发一样长”。最后两句用I know not how表达出心中的疑惑,是忠实于原文的。

  译文(3)的译法就让人大跌眼镜了:原文是一首满怀愁绪的抒情诗,译文却充斥着欢乐而明快的口语。作品表达的仿佛不是满腔愁绪,而是发现白发喜出望外的心情。其感情基调与呈现出来的风格不禁让人联想起流传于中国民间的俏皮语或者打油诗。如果说这首诗有可取的地方的话,那就是它可能从某个角度反映了李白开朗活泼、积极向上的一面。尽管这种反映表现得不是时候也不是地方。

  译文(4)的首句把“三千丈”译成了“thirtyThousand foot(feet)long”(三万英尺),显得太过直译(literate translation),其中的单位换算标准也值得怀疑。第二句用了It is due to来承接,自然而不露痕迹,是很不错的。三四句则值得推敲--按照字面意思为:“如果我不在这面明镜里,我能在哪里得知我的双鬓已染满了霜,如此糟糕呢!”与原文的意思颇有出入。对于原文的意思,相比于唐一鹤先生的理解,笔者更倾向于自己的理解:“我的白发之所以有三千丈,是因为我的愁丝如此绵长。但是这个明镜是没有感情的,就该没有愁绪吧,怎么也映满了秋霜呢?”按照这个理解,唐先生的译文似乎有些偏差。其最后一行“And terribly wrong!”显然是为押韵而作,也颇显牵强。

  从以上几种译文可以看出,翻译的确是一种遗憾的艺术,总会有得有失。尤其是古诗翻译,即使从某一方面看来译得不错的一个句子,从另一方面来分析可能又会有所不妥。比如译文(1)、(2)把“三千丈”译成“My whitening hair would make/bea long long rope/cord”,虽然看似摆脱了汉语的束缚,符合英语的表达习惯,但却失去了原文的艺术冲击力。正像美国现代诗人Robert Frost所说:“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诗歌就是在翻译中失去的东西)。”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要去翻译它。正因为其难度之高,我们才对译者要求更高。不仅需要有诗人的才情,还要有雄厚的汉语古诗和英语诗歌功底,扎实的东西方比较文化知识以及驾驭翻译理论和运用翻译技巧的能力。又因为其意义之重,我们更要知难而上。唐诗不仅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同时也是世界知识宝库的一部分。作为华夏民族的我们应该责无旁贷地担当起我们应当担当的一份,将唐诗通过英语传达给外国读者,让大家都来品尝唐诗的美妙,领略中国诗歌的美。可以预期,随着学术研讨会的召开和研究的深入,不久会有更多更大的喜讯。

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