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英美文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英美文学> 正文

莱辛文学作品中的象征符号

时间:2012-01-08作者:樊维夏 龙晓云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200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被称为“女性小说鼻祖”的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她是当代英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在她的作品中,几乎所有小说都以女性为主人公,女性的问题无疑是她作品的重要主题之一

标签:英美文学

  一、引言

  200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被称为“女性小说鼻祖”的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她是当代英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在她的作品中,几乎所有小说都以女性为主人公,女性的问题无疑是她作品的重要主题之一。但是她讨论的不只是女性所遭受的不平等,男性的粗暴、不忠;她的作品也探讨爱情的真义,女人与事业、家庭、婚姻的关系,女人与女人以及女人与男人的关系,尤其是女性的成长和醒悟,以及最终的“自由”。

  二、象征:独特的女性话语方式

  在莱辛的作品中我们会发现一种语言,这种语言打破了传统的表达方式,属于女性独有的话语方式。多丽丝·莱辛认为女性作家若想实现自身的价值,展现自身的创作力,她们必须设计出适合她们自身的语言和写作风格。

  也正是为了这一点,莱辛在她的短篇小说中做了许多尝试,其中象征手法的运用就是展现她独特女性话语方式的一种形式。

  在莱辛的小说中充满了一些独特的象征符号,这些符号表达了她的某些女性主义思想。在这些象征符号中,房屋这种具体的建筑形式和主人公的癫疯状态都是作者在表达思想中运用到的且值得一提的象征形式。传统意义上讲,女性主义被看做是对男性所霸占的平等权利的伸张。莱辛正是通过运用这些象征符号来展现其文学作品中女性对于独立、自由和本我这些平等权利的追求。

  三、小说中“房屋”的象征意义

  在文学作品中,当我们读到内容里写有“房子里住的是个女人”时,很容易让我们想起19世纪“房子”这一建筑形式在文学作品中的起源。自从1854年英国诗人Coventry Patmone发表了他的著名叙事诗《屋子里的天使》,房子这一形象及其所蕴含的含义就给后来的作家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作为男人眼中的完美女人形象,屋中的天使很自然地出现在许多作家的小说中。然而伍尔夫在其“女性的职业”的演讲中却改变了这一点,她提到“杀死‘屋子里的天使’是女作家的职业组成部分之一”,她所提倡的“屋子里的天使”是在一直被男人独占的屋子里赢得了自己的房间,靠自己劳动和努力交房租,靠自己每年赚五百英镑。多丽丝·莱辛作为19世纪写实作品的忠实读者,在她自己的作品中也自然地借鉴了“房子”这一形象来表达其思想。

  建筑物和房间在莱辛笔下有着特殊的含义。正如她在1980年接受Minda Bikman采访时说到的,这些形象是她作品中流动的主题。在小说《金色笔记》中安娜·沃尔夫的房子,在《暴力的孩子们》中玛莎奎斯特居住的房屋,在《黑暗前的夏天》中凯特布朗的酒店房间和莫林的公寓,在《幸存者回忆录》中墙壁背后的房间———所有这些都为探索女性自身社会身份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和空间。

  《到十九号房》发表于1963年,被认为是莱辛作品中最成功的短篇小说之一。故事描述了一位婚前经济和人格独立的女性苏珊在婚后十几年如一日相夫教子的生活中逐渐丧失真正自我而迷茫,在其不断寻找自我的探索失败后而自杀的故事。莱辛善于描写人物最深层的内心世界,女主人公苏珊的自杀在表面上似乎令人匪夷所思,但在莱辛细腻深刻而又有说服力的笔下,一切又在情理之中。在这部小说中,房子和屋子就被莱辛赋予了特殊的象征意义。苏珊选择走出房子走出家庭走出她曾经的身份,这为她审视自己的生活和寻找自我提供了时间和空间。在故事之初,苏珊住在一个宽敞的白色的但却看似空荡荡的房子里,读者几乎无法找到作者对于房子及其房内家具的任何细节性的介绍。这个空荡荡的房子象征着女主人公内心的空虚,与他人的脱离甚至是与自我的脱离———“那干吗苏珊会觉得生命像沙漠,一切都无意义,连孩子都不是她的?”这座大白房子代表着传统的家庭束缚同时也见证了苏珊从屋中的天使到死亡天使的转变。

  十九号房为苏珊提供了一个可以安心的地方,在那里她找到了平静,她知道,那是属于她自己的地方:她在房里做什么?什么都没做。坐够了,她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伸伸腰,脸上展开微笑往外看,珍惜这种埋名隐姓的生活。她不再是那间白色大屋和花园的女主人。她现在是强太太,她单独一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她靠在窗台上,看马路上走过的男男女女。

  她很喜欢他们,因为她不认识他们。她看着街道那边挤迫不堪的建筑物;她抬头看天,又湿又脏的天空,偶尔露出一片蓝。她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建筑物,第一次见到天空。她走回到椅子,脑子也一片空白。她有时候大声对自己讲话,不过也不是说些什么,只不过是惊叹词之类的,没什么意义。不过她也可能接着便批评那块薄地毯上的花纹,或是缎子床罩上的缎子。大部分的时间,她是在空想,怎么说呢?沉思、幻想,脑子一片黑暗,空虚之感像血液一般在血管中畅快奔驰。

  在莱辛的这段描述中,读者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虽然在一间肮脏的小破房间里,但却给了女主人公一个自由独立的空间,让她可以逃避外面世界的压迫,也逃避自己心中的恶魔,以取得内心的平静,她在这里寻找着自我。在作者莱辛笔下,一间屋子可以是一个庇护所,一个充满爱和幻想的地方;一个开启神秘旅程的场所,也可以是一个监牢。对于苏珊,十九号房间与她自己家大房子里的空房间不同,那些房间给她的是约束和限制,而十九号房间却是一个可以躲避传统的主妇和母亲角色的地方,对于这个房间的追求象征着苏珊对一种生活模式的拒绝,一种想要控制她的完全理性的但却让她生不如死的生活模式的拒绝。

  四、小说中“疯女人”的象征意义人物的癫疯则是莱辛用到的另一种象征形式。在苏珊发现了真正的自我之后,她便以这个新我的方式与自己的丈夫马修交流,每当这个时候苏珊都会坐在镜子前一边梳理自己的头发,一边和马修谈话,从心理分析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非常令人不悦的方式。“她一边梳那又黑又浓,长得极其健康的头发,一边想道:‘镜中是个疯狂的女人,多奇怪!要是镜中看着我的是那个头发淡黄的绿眼魔鬼,涎着一张枯瘦干巴的笑脸,倒更有道理……’”在这段描述中我们看到,苏珊透过镜子看到的是个“疯女人”,这个疯女人代表着苏珊的另一面,而她本人在内心始终与这个镜中的疯女人斗争。苏珊意识到了自己的两面,一面是马修的妻子或者说是虚幻的自我,而另一面则是那个真正的自我。莱辛笔下的这个疯女人仍然象征着一种状态、一种抗争、一种追求。

  在莱辛的其他小说中,我们也能发现类似的象征符号,比如说《我如何最终把心给丢了》。多丽丝·莱辛写这部作品时,处于创作生涯的早期生涩阶段,情节简单,以心理刻画为主。小说以第一人称写成,语言风趣辛辣,妙语迭出,刻画了一位本来真性情的女人如何在人生情感的寻寻觅觅中质疑“真心”的作用,如何把一切伤害和犹疑归于女性敏感的心灵,如何最终毅然丢弃心灵,给自己以一副无心的女人躯壳,迈进幸福生活的故事。在这篇小说中同样也有一个疯女人的形象。女主人公曾经有过两次婚姻和许多次罗曼史,但她最终却把自己的心交给了车厢里一个遭男人遗弃、自怨自艾的疯女人。疯女人满心欢喜,而没有了心的女主人公则感到“幸福”、“自由”。文中的这个疯女人其实象征着女主人公的另一面。这个快乐的疯女人是女主人公想要达到的理想状态,所以对于她而言,丢弃那充满感情、怦怦跳动、活生生的心脏器宫,一了百了,她才能感到真正的幸福和自由。

  五、结语

  象征是艺术创作的基本艺术手法之一,是指借助于某一具体事物的外在特征,寄寓艺术家某种深邃的思想,或表达某种富有特殊意义的事理的艺术手法。

  象征的本体意义和象征意义之间本没有必然的联系,但通过艺术家对本体事物特征的突出描绘,会使艺术欣赏者产生由此及彼的联想,从而领悟到艺术家所要表达的含义。莱辛正是运用了这些象征手法延伸了描写的内蕴、创造了一种艺术意境,从而引起读者的联想,增强了其文学作品的表现力和艺术效果,在使文章更含蓄的同时充分表达了其女性思想,创造了她独有的话语方式。

  参考文献:

  [1]Lessing,Doris.Stories[M].New York:Alfred A.Knopf,1979.

  [2]多丽丝·莱辛著.顾涛译.女性的危机[M].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88.

  [3]弗吉尼亚·伍尔夫著.翟世镜译.论小说与小说家[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0.

  [4]张京媛.当代女性主义文学批评[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

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