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新闻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新闻学> 正文

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中中国传播的定位

时间:2012-03-17作者:丁柏铨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无论是后金融危机时期的强烈需求,还是科学技术内部所积蓄的能量,都正在催生着一场以新能源技术和生命科学重大突破为标志的第四次技术革命。在当下这种世界传播格局中,趁势扩大中国

标签:新闻传播

  [摘要]无论是后金融危机时期的强烈需求,还是科学技术内部所积蓄的能量,都正在催生着一场以新能源技术和生命科学重大突破为标志的第四次技术革命。在当下这种世界传播格局中,趁势扩大中国传播的所占份额和正面影响力,应当说正是大好时机。

  [关键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世界传播格局;中国传播;传播学

  中国传播是一个有着丰富内涵的概念。在本文中,笔者所涉及并加以探讨的其实只是中国的新闻传播。中国的新闻传播既受制于其自身的经济社会状况以及综合国力,是国家各方面实力包括软实力的体现;同时也与世界传播格局密切相关,与之存在着相互作用的关系(当然是世界传播格局对中国传播的作用大于后者对前者的反作用)。而世界传播格局,又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研究中国传播的定位,从根本上说,就需要观照全球政治经济格局。

  一

  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处于变动之中的。世界上的各种重要力量的博弈,以及作为博弈的具体体现的相关重大事件,发挥了促进政治经济格局变动的举足轻重的作用。

  纵观“二战”以来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在“冷战”时期,以美苏为首,长期两极对峙。

  “二战”结束后的1947年,世界进入了“冷战”时期。在长达40多年的时间中,美国和苏联这一对超级大国,以它们为核心,各自形成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从而成了强有力的、呈对峙之态的两极。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文化、意识形态等诸多方面,都处于激烈对抗的状态之中。

  以1991年12月苏联解体为标志,“冷战”时期随之结束,两极对峙演变为一极独存。美国独大,是世界上仅剩的超级大国。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大致可以用“经济多极、政治单极”来概括。在这一时期,美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依然扮演着超级大国的角色,伊拉克战争就是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例子。在这场战争中,美国起到了挑头和领军的作用。与“政治单极”同时并存的,是“经济多极”。进入新世纪以来,“新兴市场国家整体实力上升,世界多极化深入发展。

  新兴国家的快速崛起冲击着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力量架构,全球经济与贸易重心正在‘由西向东’发生转移”。

  全球经济与贸易重心的转移,是“经济多极”的重要表征。世界多极化首先在经济格局中得以实现,这得益于经济全球化洪流的冲击。

  这一洪流为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提供了契机。而“经济多极”则从一个重要方面催生了“政治多极”。

  近年来,“经济多极、政治单极”这样一种格局正在进一步发生转变,总趋势是:由“经济多极、政治单极”朝着“不仅经济多极,而且政治多极”的方向转变。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作为金砖四国崛起,特别是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和经济大国和平崛起。这一事件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影响非同小可。世界由此开始走向政治、经济多极。具体而言,世界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对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渐次变化发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正式形成于2008年,但此前就有预兆的金融危机,使美国的经济严重受挫,由次贷危机演变成美国金融危机乃至全球金融危机,又进而影响了世界上的诸多国家,并冲击了它们的实体经济。

  全球金融危机的结果,是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经济话语权,也使世界经济蒙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失。在经济全球化、各国经济交融性日益明显的背景下,某些对全球经济有足够大影响力的经济大国的金融或经济发生深重的危机,那么,这一危机往往并不停留和局限于该一国或数国,而有可能蔓延、发展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其他国家往往要被迫为此“埋单”。其中,或许包含着“一荣未必俱荣,而一损必定俱损”的道理。其深层次的原因在于:特定经济大国,在经济获得利益时并不会拿出来供各国共享,但是其经济利益受损时则会谋求与各国共同分摊损失。“这场国际金融危机与以往的金融危机不同,它不是产生于新兴市场国家或是游离在国际金融体制之外的‘边缘’国家,而是起源于和爆发在发达国家的心脏地带”。

  边缘地区或非心脏地带发生的金融危机,不致成为全局性危机;而发生于心脏地带的金融危机,则必然演变为全局性的危机。此次金融危机源于美国,波及世界各国,我国也曾受其影响,就印证了上述道理。

  当下,全球金融危机的浪潮已经过去,为数不少的专家认为现在正处于后金融危机时代。后金融危机时代是金融危机的阴影依然存在的时代,是实体经济受到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的时代。作为金融危机的延伸,它还会延续或引发各国之间经济的新的不平衡,延续或引发全球范围内地区经济的不平衡,延续或引发诸多国家国内各产业之间的不平衡,延续或引发世界性的通膨。

  在经济以外的领域,有两件发生于2008年的大事特别引人注目:一件大事是北京奥运会的举行;另一件大事是俄罗斯攻打格鲁吉亚军队。牛津大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Timothy Gar-ton Ash曾经在一篇题为《中国、俄罗斯与新世界失序》的文中指出: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与俄罗斯攻打格鲁吉亚军队是两个大国宣告“世界,我们回来了!”他把2008年8月8日以后的世界称之为“后‘8·8’时代”,与“后9·11时代”相提并论。一方面,西方仍然面对恐怖主义的威胁;另一方面,西方开始面对以中国和俄罗斯为代表的非西方现代模式的挑战。①这种现象被称为“新世界失序”。但依笔者之见,这并不能叫做“新世界失序”,而是原有格局被打破,出现了新的变动。北京奥运会是中国和平崛起的象征性事件。中国和平崛起的深层次意义在于,它向世界展现了非西方现代模式所具有的活力。

  综上所述,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与经济的发展态势有着甚为紧密的关联。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经济格局的变化会带来全球政治经济整个格局的变化。特定国家的政治话语权一定程度上受制于其经济话语权,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在一定条件下,特定国家的政治话语权又会主导其经济话语权。

  世界传播格局,其实就是世界范围内的信息流通和观念传播的既有形态。它具有两个层面的内容。第一个层面:以国家或国际组织为单位的话语权和话语主导权分配。第二个层面:以媒体介质为考量对象的传播格局构成。世界传播格局涉及如下四个方面的衡量指标:(1)世界新闻传播业所具有的规模、达到的传播技术水平;(2)全球范围内主导性新闻信息和新闻传媒所传播观念的源头和流向;(3)各国媒体采集和制作的新闻信息和传播的观念在世界范围内所占的比重;(4)各国媒体采集和制作的新闻信息和传播的观念所产生的影响及其所达到的程度。每一个国家都关注本国新闻传媒在世界传播格局中占有什么样的地位,是否拥有话语权和话语主导权,拥有多大的话语权和话语主导权。

  我们先来看看以国家或者国际组织为单位的话语权和话语主导权分配情况。

  一项与此有关的统计显示,全世界每天传播的国际新闻中,96%的新闻由西方五大通讯社发布,而其中仅有10%至30%的新闻用来报道发展中国家。美国、欧盟和日本控制了全球90%的信息资源,美国控制了世界电视节目流通量中的75%。成立于1848年的美联社,自称是“世界上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新闻机构”,每天向全球逾10亿人口提供新闻、图片、视频资料,海外客户遍布全球121个国家。

  从上述数据可以读出如下几点:(1)历史相对比较短的美国,却是世界传播格局中的老牌帝国。(2)西方五大通讯社是世界传播格局中新闻信息的恒常源头,左右着新闻信息的流向。(3)对发展中国家进行报道的主动权掌控在西方媒体的手中。世界各国受众对发展中国家的印象和判断,其依据主要来自西方媒体对此所作的报道。西方媒体如果能对世界上包括发展中国家所发生的重大事件作出公正、客观、真实、全面的报道,固然不错;然而如果报道中包含了某种偏见或误识,则会谬种流传。可叹的是,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世界传播格局中的严重不平衡现象,其症结是:美国依凭自己的经济、政治强势,体现出了话语霸权。

  由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此消彼长所体现的世界传播格局的变化,也很值得关注。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媒体,以其占有的传播新技术之优势,既使传统媒体突破固有局限,从而达到了如虎添翼的境界,同时又以崭新的媒体形态的身份出现,体现出传播迅捷、覆盖面大、打破国家疆界、海量储存以及传受角色转换易如反掌等显著特点,成为传统媒体的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全球传播格局中,美国在互联网上的霸权表现得尤其突出。据有关媒体报道,美国政府通过一个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名为“互联网域名与网址分配公司”的民间机构,不仅控制着对全世界网站域名与网址的分配,而且最终控制着互联网上传递的一切信息以及传递信息所使用的线路。根服务器是互联网运行的“中枢神经”,谁控制了根服务器,谁就控制了整个互联网。目前,全球只有13台根服务器,10台在美国,3台分别在日本、英国和挪威。在当前的国际舆论格局中,美国占领导地位,欧盟的舆论实力排名比综合国力要强,而中国、俄罗斯等国在国际舆论格局中的地位与其综合国力不相匹配。

  在世界舆论格局中,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影响力日增,不可小觑。

  世界传播格局并不是独立于、游离于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之外的一种存在,而是受全球政治经济格局支配的。在“冷战”时期,世界传播格局是两个超级大国起主导作用的传播格局,也就是说,两个超级大国在其中发挥着主宰一切的作用,而其他国家在世界传播格局中则是无足轻重的。在“经济多极、政治单极”时期,在世界的传播格局中,俄罗斯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大大逊于原来的苏联,而美国的重要性和影响力则体现出上升的趋势。与“经济多极”相对应的崛起中的诸国家,在世界传播格局中的分量有所增加。在“经济多极、政治多极”时期,美国在世界传播格局中的话语权和话语主导权逐渐呈现衰落之势。在政治格局由单极向多极演变的同时,经济格局中的金融危机也促成了世界传播格局的变化。在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的国家的话语权重受到削弱,在金融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国家的话语权重则得到提升。一个无可回避的事实是:经过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以后,在危机中表现出经济坚挺特色的中国,既明显地提升了国际地位,同时也明显地提升了在世界传播格局中的话语影响力。

  进而言之,就金融危机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传播格局的影响的考察,不可陷入简单思维模式的泥淖。金融危机对于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以及传播格局的影响,也会有出人意料的地方。

  有一种观点认为:经济格局中出现的某些危机,其实并不只是带来负面的结果,而同时也会带来正面的、积极的结果。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2009)就持有这样的见解:经济危机往往催生重大科技创新。例如,1857年的世界经济危机推动并引发了以电气革命为标志的第二次技术革命;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引发了以电子、航空航天和核能等技术突破为标志的第三次技术革命。当前,无论是后金融危机时期的强烈需求,还是科学技术内部所积蓄的能量,都正在催生着一场以新能源技术和生命科学重大突破为标志的第四次技术革命。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