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新闻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新闻学> 正文

论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改编特色

时间:2012-03-06作者:蒋俊杰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改编自成特色:内在构思上对原著有情节上的删减更有细节上的填补;外在表现上从声音和台词做到声情并茂;媒介应用上用特殊剪辑和设置暗喻以渲染氛围。这部作品具

标签:

  摘要: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改编自成特色:内在构思上对原著有情节上的删减更有细节上的填补;外在表现上从声音和台词做到声情并茂;媒介应用上用特殊剪辑和设置暗喻以渲染氛围。这部作品具有当下语境中存在的合理性,所以应该正确定位该剧的地位和价值。

  关键词:《红楼梦》;电视剧;改编特色

  小说《红楼梦》作为中国文学史上一颗最耀眼的明珠,被频频搬上银屏。改编的有三个版本:上世纪60年代越剧版影视剧;王扶林导演的1987年版电视剧;2009年李少红导演的电视剧。李少红导演的新版电视剧与前面两个版本相比变化较大。

  李少红导演的《红楼梦》是一部借助现代高新技术、利用特殊影像手段拍摄的大型电视连续剧。麦克卢汉曾说:“媒介即是讯息。即任何媒介对个人和社会的任何影响,都是由于新的尺度产生的。媒介本身具有一种变革性的力量,内容一经媒介即会发生相应的变化。”[1]从文学原著到电视剧,正是由于媒介方式的转换,带来了内容上的转变和创造。就像有人说的那样,“从文字叙事到图像叙事的转换,不是叙事方式和内容的简单移植,而是一种具有互文性的创造与对话。”[2]我们知道,因为手段不同,影像媒介与文字媒介相比有着不同的效果。文字以想象力为展示舞台,可以创造无尽的空间和不定的意象。与此相反,影像主要以视觉和听觉为渠道,观众可以看到确定的视觉效果,听到直接的音响效果。《红楼梦》对宝玉这个灵魂人物的界定,文学原著写他的外貌为“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是红润圆脸,写他性格乖张痴傻又怜香惜玉。

  借助这些描述,每个读者心中都可以有不同的圆脸的贾宝玉形象,但新版电视剧选择了一个尖脸小眼有灵气的小演员扮演宝玉后,这个人物形象就定性了,观众难免会有种种失落感,所以观众可能会对演员不满意,这是难免的。不仅如此,同是图像叙事的新版红楼梦电视剧与之前的1987版电视剧风格迥异,观众在接受了1987版电视剧后也可能对新版的看不惯。其实这是随着时代发展带来的媒介发展而产生的自然结果。关于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翻拍问题,王扶林导演在做客《新杏坛》栏目对话马瑞芳教授特别节目中,对此作了回答:“《雷雨》三四十年代拍,九十年代也要拍”,红楼梦也是如此。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改编在整体上自成特色。在文学名著的改编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改编者的风格,因为每一位改编者身上都有抹不掉的文化积淀。导演在改编文学作品的过程中,必然受制于自己的审美理想和艺术风格。“李少红认为,男人和女人进入主题的视角不同。不管他们自觉还是不自觉,他们看世界的眼光和想问题的方法是根本不同的,因此在叙事视角、叙事结构、叙事手法、叙事语言和叙事风格都和男性迥然不同。如果说女性在叙事上注重主观化、情感化、伦理化、细节化、象征化,那么男性则更注重客观化、情节化、道德化、逻辑化。”[3]李少红遵循自己的艺术主张,把文学名著《红楼梦》改编成了大型电视连续剧。她的改编有以下几个特色:内在构思上对原著有情节上的删减更有细节上的填补,外在表现上从声音和台词上做到声情并茂,尤其在媒介应用上用特殊剪辑和设置暗喻来渲染氛围。

  一、构思上有减有补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提炼情节以突出主线,填补细节以展现人物心理。要从一部包罗万象的文学巨著中提炼出结构完整、表意深刻的50集大型电视连续剧实非易事。构思上,48集之前,导演基本上是将文本的两到三回压缩成一集电视剧,而在49集和50集中,导演以交代故事中人物命运的方法将原著101回以后的文本内容全部整合进去,分别交代了妙玉、惜春、凤姐母女、紫鹃、袭人六位女性的最终归宿,这是导演对前80回中有关判词的照应。当然新版电视剧《红楼梦》还交代了宝玉的功成身退或更确切地说是尘缘已尽回归原位的结局。将内容深厚、人物繁杂的鸿篇巨制拍成电视连续剧,导演不可能面面俱到。于是李少红遵循了“减头绪”、“密针线”的原则,将宝钗、宝玉、黛玉的爱情故事作为主线,次要人物的情节都略去不谈。如原著有关香菱“呆香菱情解石榴裙”(62回)和“慕雅女雅集苦吟诗”(48回),有关贾蔷“椿龄画蔷痴及局外”(30回)、有关王一贴“王道士胡诌妒妇方”(80回)等,这些都省略了。李少红只对文本中主要人物的描述做了跟踪拍摄,将黛玉作为一个灵魂人物来塑造。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对黛玉的心思情感从小时候的顾盼花草、失去母亲的悲悼、初进贾府的谨慎观望、和兄弟姐妹快乐成长的点滴到对宝钗的嫉妒、确认宝玉情感的痛苦过程、对与宝玉姻缘的担忧与怀疑,再到最后知道金玉良缘后的衔恨断魂都作了详细演绎。新版电视剧从第1集到第44集,黛玉一直是作为主线贯穿其中的,黛玉去世以后,剧情就显得从略粗泛,活着的人也都失去了快乐和灵光。李少红导演的电视剧总是选择和女性生命事件相关及最重要的情感经历来组织情节,构筑故事。李少红将更多的镜头投放在一个个纯情的女孩以及具有女孩特征的宝玉身上,连小丫鬟小红的遗帕情思、做梦及追梦过程都捕捉在镜头里。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在情节上有删减,在细节的设置上则是煞费苦心。李少红导演喜欢用自然环境来填补原著的情绪空档。如文学原著《红楼梦》第26回中,黛玉被晴雯无意中拒之门外时,曹雪芹只用了一句:“一面想一面又滚下泪珠来了”来展示黛玉的心境,而在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中,导演却给了房顶上的雨滴一个特写,用雨滴诠释黛玉的委屈。“也不顾苍苔露冷,花径风寒,独立墙角边花阴之下,悲悲切切,呜咽起来”的文本描述也被影像衬托得更加立体,新版电视剧将单薄无助的黛玉置放在一个背景空廖、光线暗淡的亭子里,让观众不禁心生同情。

  李少红还青睐于各种眼神的创设运用,使剧作更主观化、情感化。如电视剧表现黛玉对宝玉的“怠慢”,很多时候都有王夫人的“冷眼”做背景,这是对后来“金玉良缘”的某种暗示。与此相反,电视剧中王夫人对宝钗的眼神则是“热望”的,例如,“慧紫鹃情辞试莽玉”一节中,宝玉误以为黛玉要回苏州而大闹时,王夫人在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后担心地看了看宝钗,在宝玉因为得知黛玉不走了而情绪稍稍平息之后,宝钗便悄悄地独自离开现场,这在文学原著中是不曾提及的,这种情理之中的反应是导演结合后面情节对原著的个人发挥,这种细节是导演成功运用影像优势的例证。

  二、表现上声情并茂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声音运用与剧情相呼应,台词更具表情性。这部电视剧用了无调性、无词哼唱等音乐形式。这种音乐隐含着很多内容,有“无声胜有声”的效果。配曲方面,用了几个简单的音符制造的哼唱和乐曲,在剧中游丝般地反复出现,给人以深邃怪异的感觉,揭示人物复杂的心理。如宝玉送旧帕子,黛玉看出宝玉的真心后有一大段的心理表白,这时人物心理活动极其复杂,新版电视剧用哼唱揭示黛玉的心理,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各种声音的注入对剧情的展示也起到了暗示和渲染的作用,让人物形象更加生动。例如贾蓉向凤姐借帐子时响起带着暧昧意味的音乐,贾琏与多混虫偷情时配乐便模拟浪叫,贾瑞两次找凤姐搭讪时音乐都带有戏谑意味,这些都对剧情起到一种补充作用,再如刘姥姥二进贾府时,板儿吃果子、姥姥洗澡、姥姥拿象牙筷子吃蛋等都用了轻快的音乐,和剧情的诙谐形成某种呼应;另外,音乐唱词的选择也别具特色,大多唱词都用了原著中相关人物的判词,这应该是影视演绎原著最好的手段,用歌唱判词既有抒情的作用又利于表达原著里“诗的灵魂”,不同的是,原著中的判词放在故事之前,起了预叙的作用,而电视剧中以人物判词为歌词的歌声往往回荡在故事发生之后,是给剧中人物的命运作的绝妙总结。妙玉被土匪绑走时,“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的悲悼歌声响起,似乎是为妙玉的悲惨命运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和形象的定位。这些声音的注入不是偶然的,因为从影像风格和修辞策略上来说,女性化的唯美、浪漫、诗化也是李少红电视剧最突出的特点,这可以从电视剧选择的演员、服装、造型、颜色、画面、节奏及音乐中看出来,新版电视剧配乐生动、台词表情表意明确,如在塑造“诗魂”黛玉时,为追溯其情感心理总是调动各种艺术元素,半夜自轻自贱时的风声,昆曲女音的悲情说唱都为其悲悯情怀营造了恰当的艺术环境。再如,凸碧堂品笛一幕,笛音凄清悲凉,赏月末了,老夫人说了句“我们散了”时,表情悲悯,电视剧中音乐也悲壮起来,似乎是贾家终究会“树倒猢狲散”的悲剧预兆,这些比起文本的书写更感性、更让人联想。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