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行政管理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管理学论文 > 行政管理> 正文

民族认同机制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政治稳定

时间:2012-04-26作者: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一、民族认同机制的内涵  民族认同是民族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民族属性的认识,它是同一民族的人感觉到大家是同属于一个人们共同体的自己人的一种心理。它包括三个层次的认同感:高层

标签:

  一、民族认同机制的内涵

  民族认同是民族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民族属性的认识,它是同一民族的人感觉到大家是同属于一个人们共同体的自己人的一种心理。它包括三个层次的认同感:高层次的民族国家认同感、中间层次的民族关系认同感和低层次的民族自我认同感。

  而民族认同机制则是由民族认同主体、民族认同客体和民族认同内容构成的旨在实现民族认同的一个综合系统,这个机制的构成要素是:认同主体、认同客体和认同内容。认同主体包括三个层次:一是宏观层次的认同主体,即特定的民族;二是中观层次的认同主体,即特定民族内部的一定组织;三是微观层次的认同主体,即特定民族的特定个体。认同客体也包括三个层次:一是宏观层次的认同客体,即特定的国度;二是中观层次的认同客体,即特定民族与其他民族的相互关系;三是微观层次www.lwkoo.com 的认同客体,即特定民族。认同内容由于认同客体的不同而不同:对宏观层次的认同主要是形成对一定国度的归属感;中观层次的认同主要是形成民族关系的平等感;对微观层次的认同主要是形成自身民族的归属感。

  二、民族认同机制的政治稳定功能我们认为,民族认同机制在维护民族地区政治稳定方面发挥着十分重要的功能。

  1.民族认同是西部民族地区政治稳定的血缘基础

  “中华民族一名始见清末,是中国各民族的总称。”〔1〕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除了汉族这个占全国总人口92%的主要民族外,还有55个兄弟民族,其人口数量占全国总人口的8%。因55个民族的人口所占比例较少,长期以来人们就习惯于把汉族以外的民族称为少数民族。而在我国西部地区生活着藏、蒙古、维吾尔、彝、回、壮、白、傣、苗、僳僳、哈尼、拉祜、佤、纳西、瑶、景颇、布朗、普米、怒、阿昌、独龙、基诺、哈萨克、裕固、保安、撒拉、锡伯等40个少数民族。这些民族在语言、经济生活方式、文化、宗教及生活习俗等方面均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只有强化西部民族地区的民族认同,才能奠定该地区政治稳定的血缘基础。而西部民族地区长期没有出现政治动荡的内蒙古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历史经验表明,只要实现高度民族认同,政治稳定就能得到实现。因为我们每个民族有着一个共同的祖先,就是中华民族,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华夏后代。没有这样的民族认同,就没有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积5000年文明史而形成的中华民族认同,就是认同“轩辕黄帝”为自己民族的共同祖先,认同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中秋等传统节庆为自己民族的风俗,认同汉语汉字为国家通行的语言文字,……认同“龙”、“长城”、“黄河”等为自己民族的标志。这些最基本和最有意义的认同所形成的“民族认同”,汇集到一点就是——“我们都是中国人”。

  在当代,民族认同首先就要求各民族在高层次的民族认同感上形成共识,自觉地把自己纳入到中华民族的大家庭中来,这是维护民族统一的前提条件。

  2.民族认同是西部民族地区民族融合的重要桥梁

  民族认同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层次,尽管它处于民族认同的中间层次,但它对国家政治稳定和民族区域政治稳定的影响却至关重要,这就是民族关系认同。民族关系认同其实就是要形成“各民族不论大小、历史长短、地域分布、语言差别、宗教信仰和经济发展差距等因素而一律平等”的民族平等感。民族平等感的存在为各民族平等交往、和谐相处、共同发展创造了条件,更是为国家政治稳定和民族区域政治稳定奠定了基础。

  综观世界各国发展史,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是单一民族国家,而中国的历史更是一部中华民族融合发展史。目前我国民族分布的显著特点是:在内地是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而在边陲地区则是以一两个少数民族为主体的各民族大杂居、小聚居。因此,在目前我国的西部民族地区,能否实现民族认同,特别是民族关系认同,就直接制约着西部民族地区民族融合的发展。

  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虽然也曾出现过“民族沙文主义”,如“大汉族主义”、“大蒙古族主义”、“大满族主义”等等。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每当这些“民族沙文主义”盛行之时,均是民族矛盾尖锐之时,元朝初期的“蒙汉矛盾”、清朝初期的“满汉矛盾”就是明证。因此,我们所需要的民族融合,绝不是一个民族吞并、同化另一个民族的“融合”,而是在承认民族平等的前提下,各民族互相尊重、互相扶持、和谐相处、共同发展。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而建立在对中华民族认同基础上的“多元一体”格局则是建立强大国家的前提。唐代的民族认同政策在历代中央王朝管理中较有代表性,特别是对西域的民族管理政策更是体现了统治者对民族关系认同的重视。

  3.民族认同是西部民族地区政治稳定预警的首要指标

  政治动荡是一个由各种矛盾堆积、扩张到爆发的动态过程。这一过程一般由潜伏期、扩张期和爆发期组成。在每一个期间我们均可以捕获许多征兆,这些征兆可以用作进行政治稳定的预警源。而在这些征兆中,民族认同感指标就是十分重要的政治稳定预警源。

  民族认同感指标可以从民族国家认同指数、民族关系认同指数和民族自我认同指数三个序列来进行细化。其中民族国家认同指数、民族关系认同与政治稳定性成正比,这两个序列指数的正值越高,则显示出政治稳定性越高;反之则显示出政治动荡的征兆。而民族自我认同指数则较复杂,该指数正值越高和负值越大均显示出政治动荡的征兆。民族自我认同指数负值大,则显示该民族正处于形成过程或消亡过程,民族自身稳定性不强,则必然对政治稳定带来一定冲击。而民族自我认同指数正值高,则十分容易导致“民族自我中心”,严重阻碍民族融合和民族平等的发展,进而波及政治稳定。因此,民族自我认同指数值只有偏中,才能显示出政治稳定性强。

  但是,在现实政治生活中,民族认同感往往与其他影响民族地区政治稳定的因素融合在一起,形成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有机系统。因此,要科学考察民族认同感,就必须把民族认同指数与政治认同指数、经济认同指数、宗教认同指数和文化生活习俗认同指数综合起来考察,从而构建一个综合政治稳定预警系统。

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