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刑法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法学论文 > 刑法> 正文

醉驾入刑若干法律问题探讨

时间:2011-09-05作者:蔡佩玉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内容摘要:刑法增设“危险驾驶罪”的立法意图不仅仅是要惩罚出现醉驾并造成严重危害结果发生行为,同时还包括通过刑法的震慑作用来遏制醉驾行为,在法律没有

标签:

  内容摘要:刑法增设“危险驾驶罪”的立法意图不仅仅是要惩罚出现醉驾并造成严重危害结果发生行为,同时还包括通过刑法的震慑作用来遏制醉驾行为,在法律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对醉驾入刑不应有情节上的要求。公安机关在查处醉酒驾驶的具体执法过程中,对于当时呼气检测达到醉酒标准的,应当一律再进行抽血检测,这样才有利于公安机关在办理醉驾案件中及时地取得证据、固定证据。同时应进一步收集其他的证据材料。

  关键词:醉驾入刑 法律问题 探讨

  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第22条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这一规定第一次将醉酒驾驶的行为列入到刑法调整的范畴,是我国法律根据社会发展需要和现实情况作出的调整,进一步完善了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制,同时更凸现了法律对民生的尊重和对社会公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保护。自醉驾入刑实施以来,有关醉驾引发的交通事故大大减少,但有关醉驾入刑引发的一些法律问题也引起了社会公众很大的争论。笔者试图就这些问题作一些探讨,以求法学界同仁不吝赐教!

  一、关于醉驾是否入刑的问题

  刑法修正案(八)颁布实施以后,2011年5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张军要求各地法院在对醉驾行为具体追究刑责时应慎重稳妥,不应仅从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八)的规定,认为只要达到醉酒标准驾驶机动车的,就一律构成刑事犯罪。张军认为,刑法修正案(八)虽没有明确将情节严重或情节恶劣作为追究刑责的前提条件,但根据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的原则,危害社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对醉驾行为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要注意与行政处罚的衔接,防止本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处罚的行为,直接诉至法院追究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表态,被认为是为“醉驾入刑”留下了一道口子,即只要法院认为醉驾行为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即可不入罪。这一观点强调较多的是犯罪的性质和刑罚的功能,认为所有的犯罪都必须是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如果社会危害性显著轻微,可不认为是犯罪。另外,持这一观点的人还认为,目前我国的司法资源是有限的,如果将有限的资源过度集中于打击“醉驾”,势必会影响到办理其他案件的质量和效率,从而损害到社会的整体利益与司法的均衡。

  然而,与最高人民法院的表态不同,公安部表示,在刑法修正案(八)和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施行后,公安部门对经核实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一律刑事立案。最高人民检察院随后也明确表态,对经核实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案件,证据确实充分的将一律提起公诉。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表态被认为是对刑法修正案(八)的最好解读,因为刑法修正案(八)对于醉驾入刑的规定并没有情节上的要求,即只要是醉驾,不管情节轻重,一律入罪。

  以上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态,立即在社会和法学界引起轩然大波。笔者认为,这两种不同的表态,体现了不同职能机关对犯罪的不同理解和要求。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是惩治犯罪的第一道防线,只有经过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立案和提起公诉的案件,人民法院才能进行审判。所以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对于犯罪的理解更多地倾向于从宽把握,而人民法院是惩治犯罪的最后一道防线,故对于犯罪的理解更多地倾向于从严把握。但是,即使如此,在对法律精神的理解和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不应出现公检法机关意见完全相左的情况,试想,如果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醉驾案件一律立案和提起公诉,而人民法院却大多数判决不构成犯罪,这势必会严重地影响到法律的权威和造成极大的司法资源的浪费。笔者认为,公检法机关在对刑法修正案(八)关于醉驾是否入刑的问题上应加强沟通,并尽快就以下一些基本问题达成共识。

  (一)刑法修正案(八)关于醉驾的立法精神和立法意图

  中国的酒文化源远流长,影响深远。我国每年都发生很多因醉驾引发的恶性交通事故,很多驾车人在明知喝酒会造成驾车危险的情境下仍不顾一切的喝酒、醉酒,甚至在发生多起醉驾撞人的恶性事件之后,仍有一些人醉酒驾车,并造成严重后果。我国刑法中虽规定了交通肇事罪,但它是一个过失犯罪,必须是行为人产生严重过失才给予刑事处罚。

  此前出台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对醉驾行为的处罚也仅限于行政处罚。要限制直至消灭醉驾行为,斩断酒文化对驾车人的影响,传统的单纯的行政处罚的方式效果显然不足以震慑醉驾人,必须通过刑罚的力量给那些潜在的醉驾人员以警示,不仅让驾车人自己能够时刻认识到醉酒驾车给他人给自己造成的危害,也让其他的社会公众自觉的遵守法律,不劝甚至是不让驾车人喝酒。有了社会关于驾车人不能喝酒的这种认识和意识,醉酒驾车的行为才会大大减少。我们需要的是通过遏制行为来避免结果,而不仅仅是在结果出现以后再回头来惩罚制造结果的人。刑法修正案(八)增设“危险驾驶罪”正是在这种立法精神的指导下,通过对醉驾行为本身的处罚来预防或限制醉驾行为的发生。也就是说,刑法增设“危险驾驶罪”的立法意图不仅仅是要惩罚出现醉驾并造成严重危害结果发生行为,同时还包括通过刑法的震慑作用来遏制醉驾行为,使社会公众对醉驾行为不能抱任何侥幸心理,对醉驾行为不敢试、不能试,从而避免醉驾结果的发生,进一步发挥刑法警示和预防的功能。实践也证明了刑法的这一震慑作用非常巨大,据公安部统计,醉驾入刑实施十五天,全国共查处醉酒驾驶2038起,较去年同期下降35%;日均查处136起,较去年全年日均查处数下降43%;全国因醉酒驾驶发生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和受伤人数同比分别下降37.8%和11.1%①。从地方上看,自5月1日至5月30日,北京市被交警查获的酒驾行为共有1024起,同比下降81%,其中醉驾89起,同比下降79.2%②;广州查处酒后驾车违法行为239宗,其中35宗醉酒驾车,涉酒交通事故和醉酒驾驶违法行为与去年同期也同比分别下降71.43%和60.23%③。

  所以,笔者认为,基于以上的立法精神和立法意图,在法律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对醉驾入刑不应有情节上的要求。

  (二)如何理解刑法总则第13条规定的“但书”条款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