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现当代文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现当代文学> 正文

《尘埃落定》中女性悲剧的原因分析

时间:2012-02-19作者:黎海燕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 要:著名藏族作家阿来的《尘埃落定》以“傻子”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四川西北部康巴地区土司时代的挽歌。小说中塑造了一系列的女性形象,她们在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民族生活环境中演

标签:

  摘 要:著名藏族作家阿来的《尘埃落定》以“傻子”的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四川西北部康巴地区土司时代的挽歌。小说中塑造了一系列的女性形象,她们在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民族生活环境中演绎着自己的悲剧人生,展示了自己的悲剧命运。从三个方面来阐释造成这种悲剧的原因:一是土司制度权力下的被征服者;二是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国民的劣根性”;三是小说中渗透着男权主义。

  关键词:《尘埃落定》; 女性悲剧; 权力; 国民劣根性; 男权意识

  1998年,阿来的《尘埃落定》在遭遇了三年的冷漠之后热度上市,成为文学评论界关注的对象,及至2000年获得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大奖评委会委托北大教授严家炎起草的茅盾文学奖的评语说:“藏族青年作家阿来的《尘埃落定》,小说视角独特,有丰厚的藏族文化意蕴。清淡的一层魔幻色彩增强了艺术表现开合的力度,语言轻巧而富有魅力”、“充满灵动的诗意”。[1]小说讲述的是一个藏族土司的傻瓜儿子的传奇经历,他与现实格格不入,却有着超时代的预感并成为了土司制度灭亡的见证人。因此,一直以来大家把注意力投注在这位“傻瓜”身上,殊不知,我们却忽略了“傻瓜”周围的一系列丰满的女性形象,如土司太太即“傻瓜”的母亲、美女塔娜、侍女桑吉卓玛。这些女性不自觉地一起给自己画上了土司制度土崩瓦解时代的悲剧图。这不禁引起了人们的深思:造成这种悲剧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本文将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进行具体的阐释。

  一、权力的征服

  法国后结构思想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 1926—1984)的权力理论认为,权利不是自上而下简单的线性关系,而是一种相互交错的网络关系。他说:“权力以网络的形式运作在这个网上,个人不仅流动着,而且他们总是既处于服从的地位又同时运用权力。”[2](P161)每个人都处于相互交错的权力网中,在权力的网络中运动,既可能成为被权力控制、支配的对象,又可能同时成为实施权力的角色;个人在这种网络中既是被权力控制的对象又是发出权力的角色。阿来在《尘埃落定》中,为我们展现出一些既是权力的牺牲品,为权力所控制、支配,又毕生追逐权力,为权力所左右的女性悲剧形象。这种为权力所征服的悲剧形象主要从麦其土司的二太太和茸贡土司的女儿塔娜身上体现。

  麦其土司的二太太是我们进入小说接触到的第一个女性,她是“傻子”二少爷的母亲,是一个被毛皮药材商买来送给麦其土司作二太太的汉族女人。每天早晨她都要用温暖的牛奶浸泡她那双白净修长的手,同时吁吁地喘着气,好像使双手漂亮是件十分累人的事情。这是一幅安逸享受、慵懒虚荣、矫揉造作的贵夫人图画。将洗手用过的牛奶叫侍女放在地上赏赐给一条叫多多的狗,赏赐也不是白给的:小狗先在地下翻一个跟斗,对着主子摇摇尾巴,这才把头埋进铜盆里边。小狗因为主人的赏赐激动不已,因此盆里的牛奶噎得它几乎喘不过气来。“土司太太很喜欢听见这种自己少少一点爱,就把人淹得透不过气来的声音。”[3](P1)甚至在看到“我”———麦其家的“傻子”二少爷、她的亲生儿子烧退后就马上丢开“我”继续看她那白净却有点掩不住苍老的双手,百无聊赖的倾听侍女倒水的声音。但同时我们也逐步看到她凶狠残暴的一面。当跛子管家进来以土司的名义告诉她二少爷要到雪地里玩是要换双暖和的靴子的时候,享受着权力的土司太太却被一个下人用土司来压自己,在土司太太的字典里这是不允许的:“跛子你给我滚出去,把那破靴子挂在脖子上给我滚出去!”,[3](P6)过一会管家又来说一个从山上下来的饿坏的女麻风病人跌进了抓野猪的陷阱里面,她竟然不耐烦的吩咐“那还不赶紧埋了”。[3](P6)当我“率领”我的小家奴们烧烤画眉凯旋而归时,她马上吩咐家丁们用飞舞的皮鞭狠狠地抽打他们,并捧着我的脸腮说:“你身上长着的可不是下贱的骨头”[3](P8)“儿子啊,你要记住,你可以把他们当马骑,当狗打,就是不能把他们当人看”。[3](P9)在土司太太的眼中,这些家奴其实连狗都不如。从这些我们就能看出土司太太正在享受着“权力”,是权力让她作威作福、凶狠残暴。

  但通关全篇,我们又能看到土司太太受着权力的重重束缚。这个完全被权力扭曲、异化的女性是一个出身贫贱的女子,在小说的最后,作者告诉我们雍容高贵的土司太太原来是一个妓女,是一个药材商买来送给麦其土司,让她从一个下等人变成了上等人。这种身份地位的转变必然导致其心理的变化。文中多次提到土司太太贫贱的出身,正是这种贫贱的出身才让她更在意她现在所得到的一切。她可以对下人和奴隶威吓、鞭打,可以故意将“讨饭”的济嘎活佛关在寨门外,使活佛尴尬。但这个大权在握的女人,其实时时在害怕权力的失去。当麦其土司与刚弄到手的新欢———美丽而又愚蠢的央宗到处寻欢作乐时,怀着疯狂嫉妒心理的这个二太太,便决定秘密地让家丁队长通过多吉次仁干掉央宗。可惜,精心策划的事情,最终却被土司顺势引导形成了对麦其土司有利的局面。弄巧成拙的她只能穿上美丽的衣服,眼睁睁地看着土司领着新欢一步步走入官寨,唯一希望的就是能够用自己美丽的外表震慑住新来的竞争对手。对于麦其土司的继承者问题,土司太太做梦都想自己的儿子能够当上土司,可是她一直也明白自己的儿子是个傻子,不能继承这个无上荣耀的位子,但是她的心里一直存在着一点希望。可是当“我”的哥哥被仇人杀死以后,“我”就将希望寄托在母亲身上时,她的态度却变得暧昧起来。原因就在于“母亲不是反对我当麦其土司,而是害怕我的妻子成为麦其土司太太,因为,她还有好些年头要活,她已经做惯了土司太太”。[3](P250)权力,使她孤冷、被人抛弃在遗忘的角落。土司太太是一个汉族女子,生活在藏族地区,虽然有荣华富贵的生活和女人至高无上的权力,但这些也不能抹掉她内心的思乡之情。当一个人冷清的时候,往往勾起了她的急切的思乡情绪,可是在一个陌生的民族里,她又与谁诉说。当自己头痛时,没有丈夫和儿子在身边安慰,更没有下人敢来“慰问”,自己的丈夫反倒嫌弃她娇弱的身体而另寻新欢。

  塔娜是茸贡女土司的宝贝女儿,高贵而美丽。小说中多次侧面渲染她令人震撼的美貌,如“我”第一次见到马背上掀起头巾的塔娜的失态,如管家在我耳边说:“少爷,看吧,这个女人不叫男人百倍地聪明,就要把男人彻底变傻”,[3](P152)拉如雪巴土司的明知故问“告诉我,她是仙女还是妖精”[3](P195)等等。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美丽如仙的女子也不免成为土司制度下权力交易的牺牲品。一场饥荒将她带到我身边,她的母亲茸贡土司用她的幸福换取了麦子,逼她嫁给了我这个人人皆知的“傻子”。这在美丽的塔娜心里是完全抵触的,“你配不上我,你是配不上我的”“你不是使我倾心的人,你抓不住我的心,你不能使我成为忠贞的女人……”,[3](P165)但这种抵触与反抗是弱小的。连她的母亲,美丽高贵的茸贡土司为了麦子都将身体献给了麦其土司,更何况塔娜这个早就被她当作棋子的女儿呢。反抗婚姻不成的她,在婚后正如她自己所说的“你不能使我成为忠贞的女人”,[3](P165)先后与土司家的大少爷、汪波土司、白色汉人都有过淫荡之事,但这种不贞的背后都是对权力的强烈欲望:第一次与大少爷,是因为“我”在“奇迹”面前没有决断,而将少土司的位置让给了大少爷;第二次是与实实在在手握土司大权的汪波土司;第三次是与白色汉人的军官逃跑了。

  但结局都是塔娜自己回到了“我”身边。当大少爷被仇人杀死之后,塔娜回到了“傻子”身边,却被丈夫拒绝在床第之外,被丈夫唾弃,但“傻子”终究还是原谅了她。在边界,她收到茸贡土司的来信,茸贡土司主动拒绝了本没想去探望她的女儿女婿。茸贡土司不饥荒了,塔娜的作用也就消失了,而天真的塔娜还一直以为自己永远是母亲的掌上明珠。

  在确定“我”不是“傻子”后,要给“我”生孩子了,“母以子贵”的思想成为他对权力欲望的另一种方式,天天缠着“我”要孩子,可这时的二少爷不如当年那么想要了。塔娜哭了!她心不甘,因此做继续的挣扎与反抗。在土司们最后的节日时,塔娜受母亲的唆使,天天在碉楼上引颈歌唱,用美丽的外貌与歌声去勾引年轻而有权力的汪波土司。谁又想到汪波土司只是将塔娜当做复仇的工具,“塔娜被汪波土司放在情欲的大火里猛烧一通,又被抛弃”[3](P293)。茸贡土司看着塔娜一脸灰土的回来,并没有给她长脸,对着自己的女儿唾了一口。可怜的塔娜成为了麦其土司与汪波土司、茸贡土司与麦其土司之间复仇的工具。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