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司法制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法学论文 > 司法制度> 正文

我国诉讼信托禁止制度之法律思考

时间:2012-02-20作者:胡旭鹏 范雯霞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关键词】诉讼信托,禁止,司法审查,标准  诉讼信托?对诸多定义的共同之处,将诉讼信托简单概括为委托人以诉讼为目的而设立的信托。大陆法系国家(地区)普遍禁止诉讼信托,如日本、韩国和我

标签:

  【关键词】诉讼信托,禁止,司法审查,标准

  诉讼信托?对诸多定义的共同之处,将诉讼信托简单概括为委托人以诉讼为目的而设立的信托。大陆法系国家(地区)普遍禁止诉讼信托,如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均有类似规定。受大陆法系国家信托法律制度的影响,我国《信托法》第11条明确规定,专以诉讼或者讨债为目的设立的信托无效,从而在我国确立了诉讼信托禁止制度。不可否认,该制度在设立之初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由于缺乏统一具体的标准,在理论和司法实践中一直存在较大的分歧,甚至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滥用现象,不利于金融创新和发展。

  境外相关制度考察及评述

  明确规定诉讼信托禁止制度的国家主要为大陆法系国家,而在信托制度的起源地英美法系国家并无类似规定。如《美国信托法重述》(第2版)第59条规定,信托可以为任何合法目的而设。同时,该法第60条至第64条列举了几类不合法的信托:意图设立的信托违法;意图设立的信托涉及刑事犯罪或者侵权;违反公共政策的信托;欺诈目的信托;

  非法对价信托。与英美法系国家有所不同,日本、韩国、台湾等大陆法系国家(地区)对诉讼信托基本持否定态度,如日本信托法第10条禁止以让受托人行使诉讼行为为主要目的而设立信托。禁止诉讼信托的理由主要有以下几点:如允许设立此类信托恐导致滥诉;可能导致规避律师法禁止非律师人士处理法律事务以及民事诉讼法禁止非律师人士担任诉讼代理人等规定;不应允许任何人介入他人间的法律纠纷,追求不当之利益。我国台湾地区信托法第5条第3款规定,以进行诉愿和诉讼为目的的信托无效。依据台湾立法说明中的解释,其立法目的在于防止债权人以律师为受托人将债权移转使出面与诉等。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陆法学者对诉讼信托禁止制度提出了强烈质疑,要求废除该制度的呼声日渐强大。

  考察各国对待诉讼信托的态度,我们可以得出总结:第一,www.lwkoo.com诉讼信托禁止制度并非世界通用的普适性制度。英美法系国家关于信托法的规定以及有关信托法的论著,并无诉讼信托禁止制度的相关规定。鼓励交易以及崇尚契约自由一直是英美法系国家法律的灵魂之所在,对于不具违法目的的诉讼信托,自然无否定诉讼信托契约效力之必要。大陆法系国家禁止诉讼信托的理由主要是防止滥诉以及防止受托人获得不正当的个人利益。

  第二,即便是在大陆法系国家,诉讼信托禁止制度已经受到越来越强烈的质疑。有学者认为,公民采用诉讼方式实现其权利的,有权自行决定是亲自诉讼还是委托或信托他人诉讼,不能以信托方式委托他人提起诉讼在法理上很难理解;并进而认为,对诉讼信托不宜全面否定,禁止的对象应限于利用诉讼信托谋求不正当利益者。另一方面,实践中越来越受到重视的公益诉讼,实际上就是诉讼信托的一种特殊形式。例如我国台湾地区消费者保护法明确规定,消费者保护团体以自己之名义,提起保护受害消费者之诉讼,行使受害消费者之损害赔偿请求权,并将诉讼结果所得之赔偿,扣除必要费用后,交还受害消费者。这种法律关系从法理上说就是典型的诉讼信托。

  我国诉讼信托禁止制度

  存在价值之商榷我国诉讼信托禁止制度的范围比其他大陆法系国家更广,不仅明确了诉讼信托禁止制度,而且扩大了“诉讼”的外延,将讨债也包含在内。笔者认为,在我国设立该制度弊大于利。

  第一,诉讼信托禁止制度并非一项普适性制度,国际立法及司法实践的趋势是限制其适用。即便是在禁止诉讼信托的大陆法系国家,学者们也建议对该制度采取严格解释方法,法官在司法实践中也会严格限制该制度的适用。

  第二,禁止诉讼信托的立法理由并不充分。大陆法系国家禁止诉讼信托的主要理由是防止非律师以诉讼和讨债为业获取不正当利益,造成兴诉和滥诉。笔者认为,首先,允许设立诉讼信托与兴诉、滥诉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我国开展信托基本为商事信托,这种属性决定了委托人需要向受托人支付一定的信托报酬,受托人在获取信托报酬的同时,必须秉持诚实信用、勤勉尽责的受托人义务。

  理性人不会徒增成本,任意设立诉讼信托。

  对于必须要通过诉讼手段维护自身权益的事项,委托人即使不采取诉讼信托的方式,也会通过委托律师或亲自维权。其次,通过禁止诉讼信托防止非律师人士处理法律事务缺乏合理性。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当事人的近亲属、有关的社会团体或者所在单位推荐的人、经人民法院许可的其他公民,都可以被委托为诉讼代理人。委托人不是必须委托律师处理法律事务,可作诉讼代理人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

  第三,诉讼信托禁止制度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信托功能的发挥,也妨碍了金融创新和发展。禁止诉讼信托以后,实践中最易受到冲击的是不良资产信托制度,信托本是公认的处置不良资产的好方法,其原因在于信托具备强大的功能。许多国外成功的不良资产证券化正是以特殊目的信托SPT(SpecialPurpose Trust)为载体进行的。国内首批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是通过信托的方式处置不良资产的杰作。而诉讼信托禁止制度极易扼杀该类金融创新产品的生命力。我国的相关规定极其简单,故不良资产信托业务极有可能被认定为以诉讼或讨债为目的而设立的信托。

  第四,我国的诉讼信托禁止制度简单沿袭了大陆法系国家的规定,没有充分考虑我国的现实国情。

  我国诉讼信托禁止制度

  之审查标准鉴于我国信托法尚未对诉讼信托禁止制度进行修改,为了尽量避免该制度的负面效应,应当对相关法律条文进行严格解释,对该制度的适用进行合理限制。

  在司法实践中,法官应注意该条款运用的司法审查标准:第一,严格识别是附带诉讼功能的信托还是“专以诉讼或讨债为目的”的信托,尤其对于以管理运营作为主要目的的信托产品,尽管可能会发生诉讼,仍不能认定为以诉讼为主要目的。众所周知,信托的本质特征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信托法也明确了受益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众多条款也表明受托人有权为了受益人的利益对信托财产进行管理和处分。在管理处分信托财产的过程中,受托人当然具有行使包括诉讼权利在内的一切合法手段维护受益人利益的权利,受托人的诉讼行为或讨债维权行为乃法律的应有之义。

  第二,不宜将不良资产信托项目一概认定为“以诉讼或讨债为目的”。在众多信托产品中,最易引起误解的就是不良资产信托产品。由于不良资产基本上属于需要追讨的债权,因此以不良资产设置信托,极有可能被认定为“以诉讼或讨债为目的”。事实上,以信托的方式盘活不良资产是国际上通行的方式,信托公司不仅拥有信托财产独立、破产隔离等制度上的优势,而且横跨货币、实业、资本市场,可综合运用债务重组、并购、债权股、清收等多种手段实现不良资产处置效率的最大化。如果将不良资产信托一概认定为“以诉讼或讨债为目的”,那么势必影响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的开展,也不符合国际金融的发展趋势。

  第三,参照其他国家的惯例并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制定我国的司法审查标准。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以下因素需要关注。其一,诉讼或讨债是否为信托财产的唯一方式。这需要从信托合同内容、交易背景以及受托人在信托存续期间的管理行为等方面加以判断。

  如果认定诉讼或讨债并非唯一目的,就不宜认定为“专以诉讼或讨债为目的”。其二,受托人是否专门以从事催收讨债为业。如果受托人专门从事债务催收职业,则有被认定为诉讼信托之可能。该标准在我国现实作用不大,因为我国现行信托基本为商事信托,信托公司作为银监会监管下从事信托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不可能以催讨债务作为主业。

  其三,信托成立到提起诉讼的时间间隔。如果时间间隔很短,涉及诉讼信托的可能较大。

  第四,公益诉讼应作为诉讼信托的例外得到司法的认可。许多公益诉讼形式的法律本质上与诉讼信托相同,如信托监察人制度。

  我国信托法也明确信托监察人有权以自己的名义,为维护受益人利益,提起诉讼。

  (作者胡旭鹏为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专业博士研究生,范雯霞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

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