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农林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理学论文 > 农林学> 正文

农产品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 理论基础与实证分析

时间:2011-05-14作者:刘英华,吕志轩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消费者对农产品安全需求的提高要求农产品供应方式也要进行相应调整。农产品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模式在能有效提供安全农产品的同时,还能降低交易费用、产生规模经

标签:

  [摘要] 消费者对农产品安全需求的提高要求农产品供应方式也要进行相应调整。农产品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模式在能有效提供安全农产品的同时,还能降低交易费用、产生规模经济效益及有效解决农产品供应中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等营销论文" target="_blank">市场失灵问题。泰安市食品出口企业创立 “公司 + 合作社 + 基地”模式的成功案例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经验借鉴。

  [关键词] 农产品供应链; 纵向一体化; 农产品质量安全

  一、农产品供应链及纵向一体化模式( 一) 农产品供应链涵义供应链是指产品生产和流通过程中所涉及的原材料供应商、生产商、分销商、零售商以及最终消费者等成员通过与上游、下游成员的连接组成的网络结构,也即是由物料获取、物料加工、并将成品送到用户手中这一过程所涉及的企业和企业部门组成的一个网络。 农产品供应链是一个为了生产销售农产品而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的组织系统[1],它类似一种超级组织,包括交换过程中的各种关系。农产品供应链管理是指对农产品生产的原料供应、生产加工、产品物流和销售等环节参与者的关系的管理,具体的组织形式表现为纵向一体化和横向一体化的战略联盟。农产品供应链管理是供应链管理理论在农业领域中的具体应用,它将农业生产资料供应、农产品生产、加工、储运、销售等环节连成一个有机整体,并对其中人、财、物、信息、技术等要素流动进行组织、协调与控制,以期获得农产品价值增值的活动过程。 一般的企业供应链管理都是以降低企业成本为首要目标,而农产品供应链综合管理则是以保障质量安全为首要目标。要保障全社会的农产品质量安全,需要在农产品供应链的各个环节加强安全管理,也就是说,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是农产品供应链中的每个参与方共同确保的公共责任。

  ( 二) 我国现有农产品供应链中的纵向一体化模式1. 按照交易模式划分农产品交易一般有三种并列的模式,即市场交易模式、组织内部交易模式和企业内部交易模式。市场交易模式是指,农产品的供求通过市场机制实现,生产者通过市场把产品卖给需求者,生产者同需求者之间仅存在买与卖的关系。 在大部分情况下,买卖双方存在多次交易,一旦买卖双方交易完成,银货两讫,就再互不相关。农贸市场、蔬菜批发市场里的农产品交易属于典型的市场交易模式。组织内部交易模式是指,农产品的供求双方在实施买卖行为之前己经结成了某种联系或者协作关系。这种关系可以是长期的,也可以是一次性的,既包括口头承诺的形式,也包括书面协议的形式。这种模式下,买卖双方的义务和权利都被规定下来,包括对对方的监督、管理和各种要求 ( 提出标准) ,以及事先确定的价格。有些蔬菜批发商为降低风险等考虑,会跟蔬菜种植户事先签订协议,在收购时按照协议规定的价格和数量收购,之后蔬菜批发商再把蔬菜卖给蔬菜零售商,这种交易模式就属于组织内部交易模式。企业内部交易模式比组织内部交易模式更向前走了一步,指企业为了获得所需的产品,自己建立农场或者直属的生产基地,即形成了产销一体化,这样,企业就可以把农产品生产的全过程直接置于自己的计划和管理之下。在上述农产品交易的三种模式中,市场交易模式的管理成本最低,企业内部交易模式的管理成本最高,组织内部交易模式的管理成本介于二者之间[2]。

  2. 按照供应链终端划分 从供应链终端角度划分,农产品供应链存在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以农贸市场为供应链终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农产品供应链体系,另一种是以连锁超市为供应链终端的农产品供应链体系 ( 也称为现代化的农产品供应链体系)[3]。这两种模式各有优劣,共同满足着人们对农产品的需求。农贸市场较为突出的竞争优势是价格优势,较为突出的劣势在于农产品安全性、污染性、竞争无序性以及供应商的不稳定性等方面; 对于连锁超市来讲,其较为突出的优势在于安全性相对较高 ( 如正在建立和逐步完善 “农产品身份证”的溯源体系) 、供应商相对稳定、经营环境较好、信誉度较高、品种较为齐全,竞争劣势突出表现在,价位较高,安全度还未达到令人满意的程度、可能还存在路途较远不方便等方面。

  3. 按照管理模式划分 从管理角度看,农产品供应链组织模式可分为直属农场模式、“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民协会) + 农户基地生产”模式和 “超市 + 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户”模式。 直属农场模式是指农产品加工拥有自己的农场,企业的产品原料来源于自己的农场,或者说企业供货商是自己的专有农场,即自己生产农产品、自己加工、销售,属于企业内部交易模式。对于容易受到污染或者出口比较敏感的食品,特别是叶菜和肉鸡等,农产品加工企业为了确保产品的安全性和供应的稳定性,往往会投资建立自己的直属农场: 农产品加工企业租赁农民的耕地,雇佣原耕地上农民,使原来农户在保留土地使用权的同时又成为领取工资的农业工人。农产品加工企业通过直接管理农场的整个生产过程、农药和兽药的使用以及质量控制,确保农产品的质量安全达到标准[4]。 “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民协会) + 农户基地生产”模式属于组织内部交易模式,是指农产品加工企业在适合生产质量安全农产品的地区,同分散的小规模农户签订合同,农产品加工企业提供农药、化肥、种子,在农产品生产过程中派遣技术人员进行指导,并以保护价 ( 合同价) 收购产品。由于直属农场模式的不足之处在于劳动成本和管理成本过高,在操作过程中耕地不容易成片集中,在我国现有的耕地制度下一般难以大面积推广。因此,更为广泛采用的是 “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民协会) + 农户基地生产”的安全农产品生产模式[4]。

  以上两种模式的共同点在于能够弥补我国农产品生产部门过于分散、规模小及社会管理成本过高等方面的缺陷,同时也有利于农产品生产部门采用比较先进的经营理念和技术。 “超市 + 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户”模式是一种纵向一体化程度比较高的模式,农产品加工企业在拥有固定或契约农户 ( 供应商) 的同时,也有固定的契约客户———超市,从而形成了紧密的生产—加工—销售的纵向一体化模式。同个体商店、农贸市场和小商贩相比,如果超市经营普通农产品就失去了价格上的竞争优势。但超市尤其是连锁超市是建立在现代化经营理念之上、拥有先进的物流、销售设备和技术的大型零售企业,更加重视所经营农产品的质量和安全性。此外,超市拥有可靠的标识系统,使得企业可以掌握每一件产品的流向,消费者能够通过查询获得质量安全农产品的整个生产和流通过程的全部信息。因此,该模式在经营质量安全农产品方面拥有竞争优势。 本文主要侧重于按照管理模式来讨论农产品供应链中的组织模式问题。从农产品供应链管理模式发展来看,无论是“农产品加工企业( 农民协会) + 农户基地生产”模式还是“超市 + 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户”模式,基本都是从 “公司+ 合作社 + 基地” 的基本式框架下演化而来的,反映了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的发展方向。

  二、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的理论基础( 一) 研究前提———农产品需求层次理论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曾经提出了著名的需求层次理论,该理论把人的需求从低到高分为五个层次: 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该理论认为,某一低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就会向高一层次发展,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虽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主要是从人的需要出发探索人的激励和研究人的行为,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类行为和心理活动的共同规律,尤其是该理论所指出的需要是由低级向高级不断发展的,这一趋势同样适用于人们对农产品的需求。 消费者对农产品的最低需求是生存需求,只要能解决人们基本的饮食需求即可,消费者和农产品供应者之间基本是“银货两讫”,不会涉及售后问题,此时,出于最低成本考虑,农产品的供应往往由农产品生产者通过流动贩卖或农贸市场直接销售给消费者,或者通过中间的批发商间接销售。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收入水平的提高,我国消费者对农产品的需求观念已经不再仅仅是单纯的生存观念,正在向对农产品安全、营养等较高层次的需求转变,尤其是对农产品的安全需求已经被当前时期我国消费者越来越重视。对农产品安全需求的提高要求农产品供应者能够对自己产品的安全性负责,但一直是低附加值、销售地点流动性大、交易随机性大的农产品行业,缺乏一般商品行业的信誉体制,消费者很难追溯农产品的责任人。市场经济条件下,买方需求决定着卖方的供给对象、供给模式等,消费需求的变化使得供应方式也应该相应调整,这成为我们研究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趋势的前提。

  ( 二) 交易费用 ( 成本) 理论 所谓交易费用是指企业用于寻找交易对象、订立合同、执行交易、洽谈交易、监督交易等方面的费用与支出,主要由搜索成本、谈判成本、签约成本与监督成本构成。 交易费用理论认为: 有限理性、机会主义、不确定性、小数目条件使得市场交易费用高昂,为了节省这种交易费用,代替市场的新的交易形式应运而生,这就是企业,而企业的不同组织结构也是交易费用节省的必然结果。交易成本( 费用) 理论提出一个较为有用的观点,即经济组织或制度的演进也会遵循自然法则,以一种较低交易费用或较高效率的契约形式取代交易成本较高或效率较低的契约形式。 对于农产品供应链来讲,整个链条是由生产商 ( 合同农户) 、收购商、运输商、批发商和零售商所组成,涉及多行业、多部门的共同协作。对此,作为交易费用理论的重要代表,Williamson ( 1979) 认为可以在一多部门联合的大企业内部实行内在化,它较之以市场为基础的资源配置具有两点优势,一方面是减少了各环节交易主体间的机会主义行为,另一方面也降低了交易成本[5]。 农产品供应链由于农产品的易腐性等特点,对其供应链要求快捷,以降低时间成本[6]。而链条当中过多的中间环节导致农产品从田间到餐桌之间需要经过一个较为 “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从生产者—产地批发商—运输商—销地批发商—零售商,从而产生了批发商采购农产品所发生的费用、运输费、销地批发市场所发生的费用、销地零售市场所发生的费用等,加上由于各环节之间存在讨价还价的环节,增加了交易费用,而因农产品运输时间较长所造成的腐烂损失以及装卸次数较多所造成的二次污染问题,进一步增加了农产品的交易成本。同时,作为低附加值的商品,相对于农产品的价格,农产品从田间到餐桌的各环节会产生巨额的交易费用,一份来自广州蔬菜市场调查报告显示,据广州市价格监测中心的监测数据,今年 1—5 月,广州市 17 种主要蔬菜的平均批发、零售价格分别为 2. 76 元/公斤、5. 27 元/公斤①。这仅仅是批发价格和零售价格比较,如果按照收购价和零售价格对比,可以看出各个环节产生的费用、成本达到了蔬菜零售价格的 50%甚至还要多。所以,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是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供应链效率、进一步提高农产品运输安全,确保农产品质量的客观要求。

  ( 三) 规模经济效应 规模经济效益是指适度的规模所产生的最佳经济效益,在微观经济学理论中它是指由于生产规模扩大而导致的长期平均成本下降的现象。一般来讲,由于规模经济的作用,管理成本的高低与公司规模的大小成反比。 农业产业化经营的经验表明,联合和带动更多的企业,以大带小、大中小结合,改组和发展,造就企业集团,可以形成规模经济。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中规模经济实现的关键是技术进步和市场的导向,规模扩大带来的经济效益不是无限的,而是伴随着技术、工艺的进步把千家万户分散的农户生产与大市场紧密联系起来,形成既能适应市场经济又能抵抗风险的优势企业或合作社。

  ( 四) 农产品供应与市场失灵 农产品供应中的市场失灵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农产品质量的信息不对称和农产品安全问题的外部性。 信息不对称是指在市场经济活动中,各类人员对有关信息的了解是有差异的。掌握信息比较充分的人员,往往处于比较有利的地位,而信息贫乏的人员,则处于比较不利的地位。信息不对称理论认为,市场中卖方比买方更了解有关商品的各种信息,掌握更多信息的一方可以通过向信息贫乏的一方传递可靠信息而在市场中获益,也可能引发 “道德风险”。在各环节脱离的农产品供应中,有关产品质量尤其是产品安全方面的信息,买方很难通过外在的市场信号如产品外观、卖方介绍等了解全部和真实的信息,从而产生了信息不对称问题。而且一旦发生了农产品安全问题,由于农产品交易的买卖双方非固定性等原因,很难追溯到产品责任人。 而供应链的一体化,使产品有了企业标识,能较好的向消费者传达有效的市场信号,并且在发生问题后也便于消费者追溯产品责任[7]。 狭义的外部性指由于市场活动而给无辜的第三方造成的成本。广义的外部性即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的不对等或者私人收益与社会收益的不对等。以最近的例子来说,某人去注射了甲流疫苗,此消费不仅对于他自己有好处,对他周围的人也有一定的好处,使社会收益大于其私人收益,产生正的外部性。对农产品安全检测来说,如果检测结果为安全,则该消费者 ( 买方) 要支付较高的成本却几乎没有收益,但是会给其他消费者 ( 买方) 提供信息,从而使社会收益大于其私人收益。同时由于农产品安全问题的隐蔽性 ( 安全隐患可能要隔一段时间才会发生) 及恶性事件发生的小概率性,每个买方都会有一种 “搭便车”的心理,无人会检测产品安全,最终可能导致严重的食品安全事故。而解决外部性问题的有效措施就是企业合并,使外部性内部化,即通过制度安排使经济主体的经济活动所产生的社会收益或社会成本,转为私人收益或私人成本。

  三、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的实证分析虽然山东的蔬菜以寿光闻名,但是蜚声国际的高质、绿色、有机蔬菜,即安全性高的蔬菜,泰安却是排在山东省的前列。因此,我们在泰安调研了两个具有代表性的生产有机食品的企业———泰安泰山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和泰安弘海食品有限公司及其基地。

  ( 一) 企业简介 1. 泰安泰山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 1994 年,是从事有机蔬菜生产、加工、销售和出口贸易的外向型合资企业,与日本及欧美的客户建立了长期、稳固、友好的贸易合作关系。公司主要以种植、加工、速冻与保鲜有机蔬菜为主,是国内第一家出口冷冻有机蔬菜的企业。经过近几年的发展,公司拥有贮容量 7500吨的冷库,四个配有先进 IQF 生产线的加工厂,一个有机肥料厂,一个有机养猪场,一个综合性检测室,十七个有机蔬菜基地和一个食用菌基地,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有机生态体系。公司所有产品都严格执行国际有机食品生产和加工标准。质量体系方面,公司先后通过了 OFDC 有机认证、OCIA有机认证、ISO9002 质量体系认证及 HACCP 体系认证等,并建立了先进的用于质量检验的实验室,不仅有农残化验所需要的先进设备,同时配有检测有机磷农药的 FPD 检测器和检测有机氯农药的 ECD 检测器。另外还有先进的 UPPE 型色谱工作站,从而实现了有机磷与有机氯同时进行分析和分析过程与数据处理过程的微机控制化,在增强数据准确性的同时,也缩短了分析的时间。目前主要检测项目有: 有机磷农药和有机氯农药。微生物实验室主要检测项目有大肠菌、粪大肠菌、大肠杆菌、肠道致病菌等。农药残留化验室、微生物化验室,分别对各地基地原料及各加工厂产成品进行抽样检测,保证了严格的有机种植体系与高频率的农药残留抽样检测相结合。其中微生物化验室工作人员全部经日本微生物专家培训,并采用了日本微生物检验标准方法,完全达到并满足了客户检验要求。

  2. 泰安弘海食品有限公司 该公司是泰安鲁丰食品有限公司、山东鲁龙集团公司与台商合资兴建的集种植、加工、销售与一体的速冻果蔬加工企业。公司拥有先进的漂烫、速冻流水线 2 条,3000 吨大型冷库一座,蔬菜基地 5000 亩,均已获得 OCIA、NOP 有机认证,其中绿芦笋种植面积 3000 亩,其它蔬菜种植面积 2000亩,已获得日本 JONA 认证的有机基地 1061. 7 亩,产品获得美国 FDA 注册,年生产速冻产品 3500 吨,其中有机产品1500 多吨,公司产品出口对象主要以日本为主。

  ( 二) 企业的组织模式和运行机制1. 泰山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我们实地走访了有着 “中国有机蔬菜第一村”之称的肥城市济河堂村,也是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的 F01 号基地所在地,该基地是国家级出口农产品标准化示范区、有机蔬菜生产标准化示范区、全球良好农业操作规范认证基地。该基地面积464.6亩,主要种植绿花菜、荷兰豆、青刀豆、毛芋头等。 通过该基地代表的介绍及实地走访,我们了解到,在组织模式上,亚细亚食品有限公司主要采用的是 “公司 + 合作社 + 基地”的模式。合作社实行自主管理,公司主要提供农资及技术指导,如果产品出现问题,公司将拒收,问题产品的责任追究属于合作社自己的事情。在合作社中,每一生产地块都有与之相应的责任人,以便明确责任,做到责权利的有效统一。

  公司与合作社的合同,虽然大多数是一年一签,但除特殊情况外,由于公司同合作社、基地的合作融洽,所以基本上是长期合作。例如,其中一基地,自公司成立之初就与该基地开始了合作,已经合作了 14 年,而且一个合作社或基地基本只与一个公司签订合同,这不同于寿光的多数企业。 在此,我们可以看出,公司和合作社、基地的关系是一种比较紧密的合作关系。

  2. 泰安弘海食品有限公司 组织模式上,同亚细亚食品公司相似,弘海食品有限公司主要采取的也是 “公司 + 合作社 + 基地”的模式,此外还有部分 “大户”( 种植面积大约在 30 亩以上,由单户农民负责) 。据弘海公司某经理介绍,弘海目前有 10 个合作社、18个基地,基本上一个村就是一个合作社,农户及合作社一般只和一家公司合作,也是一种紧密型的合作关系。合作社的建立,是在企业具有建立合作社意愿的前提下,由政府出面牵线组织的。该模式实行的也是合作社的自主管理,除了技术指导和产品质量安全检测外,公司只是有偿提供农资。 在质量监督、检测方面,公司除了接受农业局、检验检疫局等政府部门的相关检测外,还要接受国外客户的检验。 此外,公司也会定期自检。在产品的一个种植周期中,在种植前及收获前,公司都要到合作社、基地进行监督、检测,检测内容除了产品本身农药残留等检测项目外,还包括对土地、水源的检测 ( 主要在种植前) ,此外,也有客户指定的一些检测项目。

  在责任机制上,公司有较好的追溯系统,能够追溯到地头,而且有的公司每年还有 “召回演练”,质量约束机制的效率可见一斑。

  ( 三) 企业组织模式效率 ②及其原因分析据两公司的负责人介绍,每年公司的食品安全问题发生率几乎为零。虽然从实地走访公司的采摘、生产、检测流程来看,这一接近为零的数据应该是切实可信的,但我们仍然就此向泰安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了考证。 据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全面的终端检测及过程检测,两公司近年确实未发生食品安全问题。 由此可见,相比普通食品公司,出口型企业的产品安全系数最高或者说出口型企业的食品监管机制最有效。通过调查,我们分析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 系统的质量检测体系 通过调查,两家公司的质量检测项目不仅包括农产品采摘后、出口前的多道程序、多个项目,还包括农产品采摘前的一系列检测,比如种植前的土壤检测、生长过程中的定期抽样检测、农药检测等,形成了自源头—过程—终端销售的系统质量检测体系,有效保障了农产品的安全。

  2. 有效的责任机制: 追溯系统 在责任机制上,两家公司都有较好的 “能够追溯到地头”的追溯系统,甚至每年还有 “召回演练”。通过这样完善的追溯系统,发生问题后能追溯到直接责任人,大大降低了种植户道德风险、机会主义行为的发生机率。

  3. 紧密的合作关系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相比普通食品公司,出口型企业的效率最高。在此,效率是一个综合性的概念,综合了企业收益、交易成本等方面。普通食品公司和合作社、基地及农户之间是一种较为松散的合作关系; 出口型企业和合作社、基地及农户间属一种紧密的合作关系。松散的合作关系下,企业同种植户间只就农产品种植的部分内容有协议约束,缺乏一套完善的激励约束机制,按照契约经济理论,这种契约是不完全的。而契约的的不完全性会赋予合约双方从事机会主义行为、道德风险的能力,以增加他们获取准租的份额,以至导致在市场交易的效率损失。这一点,在弘海公司得到了印证。据公司某经理介绍,相比合作社模式,大户模式下的收益、效率更高,只是在初始几年比较困难,但运作起来之后,效率优势明显显现。

  4. 最终需求主体对监管的直接影响不难发现,虽然同处在市场经济中,但是普通食品企业和出口型食品企业却面临着具有不同特点、不同要求的顾客。 普通的食品企业,其需求主体主要为国内消费者。由于目前我国的经济水平和人均收入水平较低、人们对蔬菜的安全需求较低、单个消费者监管成本太高等多种原因,使得单个消费者对食品的监管意愿较低,进而作为供给方的农产品企业就不会面对较大的食品安全压力。而出口型食品企业的需求主体主要为国外消费者,国外客户最关注的就是食品安全,如果食品安全不符合要求,则合同终止,就没有订单。

  这种直接的利害关系激励和约束着出口型企业能够自觉、主动、积极地做好食品安全工作。

  ( 四) 小结 在上述原因分析中,无论是完整、系统的质量检测体系还是有效的责任机制———追溯系统,都只是一种来自外部的约束、保障机制。真正能促使出口型企业做好食品安全问题的,仍来自市场的力量———需求主体的要求。在市场力量下,企业必须满足需求主体的要求,才能生存。在这种情况下,出口型企业为实现利润最大化探索出了 “公司 + 合作社+ 基地” 的紧密型合作关系的组织模式,建立了完整、系统的质量检测体系以及有效的责任机制。 因此,出口型企业选择 “公司 + 合作社 + 基地”这种供应链结构纵向一体化的组织模式,是在需求主体要求下的企业最优化行为选择。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市场压力越大,提升食品安全水平的动力越强,进而对紧密型供应链最值模式的要求就越强烈。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和消费者对食品安全要求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农产品企业将会同上述两家公司一样,选择一体化的农产品供应链结构,一体化的农产品供应链组织模式将成为我国农产品供应链的演进趋势。

  四、促进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的对策建议很多学者从完善农产品供应链内部的利益分配机制、激励约束机制的角度探讨了如何促进农产品供应链一体化[8]。

  本文认为,作为市场经济微观主体的企业,如何完善农产品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是市场机制下市场经济主体的自主选择行为,因此,本文主要从企业外部,探讨政府如何为我国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趋势创造有利的环境。

  ( 一) 发挥先进企业的带头作用 就我国目前的农产品行业的交易模式来看,农贸市场的交易模式占据相当大的比重。这一点,在我国经济达到一定水平前是难以改变的,因为将大量分散的小规模农产品种植户或小商贩,全部纳入到一体化的供应链组织模式中还不现实。借鉴我国经济发展中“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的人带动后富的人”路线,在农产品供应链发展中,政府应该鼓励、提倡出口企业的纵向一体化农产品供应链模式,并逐步推广到以连锁超市为供应链终端的农产品供应企业。待到条件成熟,尤其是当超市能取代农贸市场成为我国主要农产品销售场所时,农产品供应链自然将会演进为纵向一体化的结构。

  ( 二) 完善相关法规,切实保障供应链体系中各相关成员的利益在亚细亚和弘海公司采取的 “公司 + 合作社 + 基地”模式中,公司、合作社、基地和农户之间都签有一定的合同,虽然合同各方都有收益,但是由于合同的不完全性,公司往往具有 “剩余” ( 合同未尽事宜) 的最终解释权。而公司、合作社、基地和农户之间的利益是冲突的,所以一些合作社、基地或农户的利益难免受到侵害,将会阻碍合作的进行。所以,应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切实保障各方的合法权益,为农产品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提供一个公平、公开、透明的环境。

  ( 三) 加快农业产业化进程,扶持、鼓励优势农产品企业农产品供应链纵向一体化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供应链整合,它要求企业具有一定的生产规模、经济实力、技术优势、整合能力等更为严格的先决条件。农产品供应链一体化需要大企业承担起蔬菜生产—收购—加工—运输—零售等诸环节的主要任务,对农产品供应链实行企业化运作管理。这种企业化运作类似于威廉姆森提出的多部门联合的大企业的性质。该企业依据其核心优势确立其核心能力与核心业务,利用一定的合同或合作方式从供应链的某个环节向上游或向下游延伸,引进相关企业,从而使企业不仅能够降低供应链内部的交易成本和管理成本,也可以使企业实现多种经营,拓展市场发展空间和利润空间。

  ( 四) 普及食品安全知识

  食品安全问题的频发,一方面是由于企业的短视行为,但另外一方面也反映了消费者食品安全知识的匮乏。所以,应该在全社会范围内普及食品安全知识,包括农户、农产品企业及消费者,一方面可以提高生产者提供安全农产品的自觉性,另一方面也能够增强消费者的食品安全意识,进而对生产者形成国内市场压力。

  ( 五) 改革食品安全监管体制,促进食品安全监管的一体化和专门化从对泰安出口企业的调研我们发现,在质量安全监管方面,虽然两个企业受到来自农业局、卫生防疫部门、技术监督局、泰安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多个部门的监管,但真正让企业做到提供高安全质量的农产品的保障是来自国外客户的检测及自身的检测。这一点我们通过对比出口企业和非出口企业也可以得到验证。非出口企业同样受到农业局、卫生防疫部门及技术监督局等多个部门的监管,但食品安全问题仍然频发。究其原因,多个部门监管下难以形成责权利高度统一,同时也存在不同监管部门的职责、检测项目重复等资源浪费问题,造成监管的低效率。从两个出口企业食品安全问题发生率为零的经验来看,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来自企业自身的监管,农产品种植前、种植期间、农产品采摘后及农产品加工后的质量安全均纳入了企业自身的监管机制中,形成了农产品安全监管的一体化和专门化。虽然两个企业的自身监管机制来自客户拒收问题产品甚至取消合作的压力,但无论是那种原因下形成的企业自身监管机制,都向我们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 即企业自身监管机制下的安全监管一体化、专门化相比较多部门的监管更有效率,进而更有助于农产品供应链的纵向一体化。

  [注 释] ① http: / /www. price100. com. cn/gd/jghq/6492. html② 如前所述,本文对农产品供应链组织模式的研究是以农产品 “安全性”作为首要目标,所以在此我们所要探讨的效率也仅仅从食品安全性方面考察。

  [参考文献] [1] 孙剑,李崇光. 论农产品营销渠道的基本结构理论与选择 [J]. 科技进步与对策,2003,( 9) : 16 -18.[2] 胡定寰,陈志钢,孙庆珍,等. 合同生产模式对农户收入和食品安全的影响———以山东省苹果产业为例 [J]. 中国农村经济,2006,( 11) : 17 -24,41.[3] 王素霞,胡定寰. 现代化的农产品供应链模式分析[J]. 现代农业科技,2007,( 9) : 162 -164,167. [4] 胡定寰,Fred Gale,Thomas Reardon. 试论 “超市 + 农产品加工企业 + 农户”新模式 [J]. 农业经济问题,2006,( 1) : 36 - 39.[5] Williamson O E. Transaction Cost Economics: The Govern-ance of Contractual Relations [J]. Journal of Law and Eco-nomics,1979,22: 233 - 262.[6] 吕志轩. 食品供应链中的纵向协作诠释及其概念框架[J]. 改革,2007,( 5) : 33 -40.[7] 周德翼,吕志轩. 食品安全的逻辑 [M]. 北京: 科学出版社,2008.[8] 谭涛,朱毅华. 农产品供应链组织模式研究 [J]. 现代经济探讨,2004,( 5) : 24 -27.[责任编辑: 张 青]

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