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民法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法学论文 > 民法> 正文

基于法律视角论家庭冷暴力的防治

时间:2011-12-13作者:潘淑岩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 要: 家庭冷暴力作为一种新型的“婚姻杀手”目前已呈蔓延趋势,并成为家庭暴力的主要表现形式,这种“隐性病毒”给家庭个体、婚姻和谐以及社会安定带来的伤害超过了人

标签:法律

  摘 要: 家庭冷暴力作为一种新型的“婚姻杀手”目前已呈蔓延趋势,并成为家庭暴力的主要表现形式,这种“隐性病毒”给家庭个体、婚姻和谐以及社会安定带来的伤害超过了人们所熟知的肢体暴力。现行《婚姻法》第32条、第46条以及《妇女权益保障法》、《治安管理处罚法》都体现了对家庭冷暴力的救济,但在具体实践中,这种概括性的立法不具有可操作性。

  提出预防和制止家庭冷暴力的法律对策:出台全国性的立法,明确救济原则;修改现有诉讼程序,变更举证责任;增加新的救济途径,建立社会保障制度。

  关键词: 冷暴力;社会现状;女性权益;法律防治

  1 家庭冷暴力问题的产生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和人们法治意识的不断加强,家庭暴力越来越多地呈现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即家庭冷暴力,它已成为破坏婚姻家庭的一个新型病毒①。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家庭冷暴力尚无明确的法律界定。按照其在实践中的表现,学界将其理解为:家庭成员之间(特别是夫妻之间)产生纠纷和矛盾时,不是以殴打等肢体暴力方式解决问题,而是对家庭成员表现出冷淡、忽视、放任和疏远,最常见的表现是不理不睬、漠不关心,甚至是形同陌路[1]。相对于传统的以动作暴力为主要表现方式(如拳打脚踢、身体伤害)的“热暴力”,“冷暴力”是一种精神暴力,主要以语言为工具,减少甚至停止彼此之间的沟通交流,或是用讽刺挖苦、侮辱性的言语来发泄自己的情绪,以伤害对方的自尊心。

  目前,家庭冷暴力多发于知识分子家庭。据统计,在发生冷暴力案件的人群中, 73%以上具有大专以上的学历②。他们之所以采用这种方式折磨对方,主要是“由于自身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多少还顾及‘君子动口不动手’这种社会角色的约束,觉得用拳脚相加这种暴力方式并不符合自己高学历的身份。正因为如此,在大众眼里最不该出现这种情况的高知家庭,家庭冷暴力反而越演越烈。[2]”而且,随着教育的日益普及和普法宣传力度的加强,人们的文明程度和法治意识也在不断增强,家庭矛盾的表现方式逐步从野蛮、粗暴走向相对“文明”的冷淡、疏离;家庭冷暴力必然会逐渐从高知家庭“下嫁”到普通家庭。

  在家庭冷暴力中,夫妻是构成家庭冷暴力的主要群体。当夫妻双方出现矛盾的时候,虽不诉诸武力,但却“通过暗示的威胁、言语的攻击,无端挑剔,在经济上和性方面进行控制,彼此有意或无意地在精神上折磨对方,使婚姻处于一种长期的不正常状态”[3],夫妻之间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除了夫妻之间的冷暴力,子女对于老人的冷暴力问题也很突出,这种冷暴力的直接表现为不赡养或遗弃老人。子女在父母年老后,嫌弃他们不能再劳动或因为有病需要其常年在经济上付出,所以产生了厌恶情绪,进而表现为对老人的生活和生死不闻不问,构成了家庭冷暴力。也有子女将年迈的父母直接送到养老机构,之后便不再过问,无论是衣食住行,还是交流沟通,全部交给一个冷冰冰的养老机构去解决,这种行为导致老人精神上的孤独压抑,给老人心理上带来无法抚平的创伤。调查中发现,因家庭暴力而导致老年人晚年生活的无助,甚至被虐待、殴打、残害的现象时有发生:其中“遭受精神虐待的老人比例较大,晚辈长期对老人不予理睬的占27.32%;让老人做不符合自己意愿的事情的占15.3%;不尊重老人隐私,损害老人物品的占11.48%;通过语言让老人痛苦、烦恼、愤怒的占11.48%”[3]。

  作为家庭冷暴力的受害者,儿童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他们受到精神伤害远远高于躯体暴力。在日常的教育中,家长忽视了与孩子心灵上的沟通,不能以平等的姿态来面对孩子,而是固执地认为父母总是对的,自己的教育方式是最有益于孩子的。在这种观念影响下,父母一味地强求孩子按照自己的愿望去学习、生活。如果没有按照父母的要求去做,孩子们“就会受到教训与责骂,甚至被关禁闭、被孤立”[5],孩子在心灵上因得不到理解而受到伤害,和父母的沟通交流越来越少,精神压力越来越大,从而造成儿童孤僻、自卑、偏执等性格。

  综上,我们不难发现,家庭冷暴力作为破坏婚姻家庭的新型杀手,已经不是个别现象,它所带来的危害更是多方面的。因此,从根本上分析家庭冷暴力存在的原因并给予法律防治,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已是刻不容缓。

  2 家庭冷暴力的立法及司法现状

  目前,我国关于家庭暴力的个别条款散见于现行各类单行法律法规中。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第32条明确将家庭暴力作为法定离婚的理由之一,第46条规定:“因家庭暴力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以下简称《妇女权益保障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于家庭冷暴力的救济也有规定。但在具体实施中,这种规定并不具有可操作性,这种概括性的立法并没有针对性,而且由于家庭暴力的隐蔽性,完全靠事后的救济是很难取证并胜诉的,当事人的索赔权利只能停留在立法表面。因此,反家庭暴力在一定意义上“仅是一个姿态,并未提供根本防治及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有效途径,在实际运作中显得乏力,极不利于司法操作。[6]”家庭暴力的立法缺陷尚且如此,在进一步细化的家庭冷暴力的问题上,更表现出立法的空白和无助。在现有的立法条文中,对家庭冷暴力并没有任何规定和解释。对于“冷暴力”一词,法律未作明确阐释,伤害行为达到什么程度即可构成家庭冷暴力,立法也未作出任何解释。现有的《婚姻法》也没有规定遭遇家庭冷暴力是否可以作为离婚的条件和标准,以及离婚时是否可以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要求。

  家庭冷暴力在立法方面的明显缺失,直接导致了司法的苍白无力。因此,家庭冷暴力发生后受害人无法可依,再加上家庭冷暴力具有隐蔽性的特点,受害人往往很难提出充足的证据,造成案件取证困难,受害人很难甚至根本不能做伤害鉴定,但是依据当前司法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受害人将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胜诉的可能性很小。这样侵害人也很难受到法律处罚。法律的不完善,助长了施暴者的嚣张气焰,同时也导致了受害者有怨无路诉的尴尬局面。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