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基础教育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教育教学论文 > 基础教育> 正文

论中国教研员作为专业领导者的新角色理论建构

时间:2012-03-25作者: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近年来针对教研员角色定位的问题逐渐升温,讨论角度和定位都不一,因此本文从政策、实践和理论的三维角度来论证教研员作为专业领导者的新角色定位。首先从政策角度,国家政策和基础教

标签:

  [摘要]近年来针对教研员角色定位的问题逐渐升温,讨论角度和定位都不一,因此本文从政策、实践和理论的三维角度来论证教研员作为专业领导者的新角色定位。首先从政策角度,国家政策和基础教育改革,都需要教研员承担多元职能,已然超越业务工作范围而进入专业领导领域;其次在实践层面,教研员却将多元职能悬置,其原因在于因为未能把握新角色的定位而导致专业发展方向不明;因此,“教研”概念必须从理论层面来重构,明确专业领导者的角色定位是教研员承担多元职能的必然选择,其也要求教研员在专业领导力上着力发展,为此,本文初步建立APPA专业领导力的培训架构作为支持教研员专业发展的建议途径。

  [关键词]教研员;专业领导者;专业领导力

  一、引言

  建国之初,中国教育百废待兴,如何迅速改造和建设一支符合新时期需要的教师队伍成为最为突出的问题,因此为基础教育工作提供专业支援的教研系统应运而生。在近60年的发展历程,从最初负责“教学研究和教师学习”到“努力培养教师的业务能力”,再到服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作为教研系统中的主体———教研员的职能也一直因应中国教育事业发展而不断发展变化。201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了未来10年教育事业发展方向,中国教研系统和教研员的角色职能如何因应这一发展方向则成为亟待厘清的问题。不过学界和实践界已然对这一问题展开讨论,纷纷从各自立场和角度来阐发对教研员的角色期待,其中甚至出现相互矛盾的看法。

  事实上,不少研究者对于教研员的角色定位提www.lwkoo.com出各自的概念建构,有从服务课程改革而提出的“专业的课程领导者”[1],有从服务学科发展而提出的“地区学科建设的领导者”[2],以及从服务教师发展而提出的“教师专业发展的设计者、促进者和服务者”[3]等等,虽然出发点各异,但“专业”和“领导”则是两个共通的特征词。由于目前教研员工作范围较广,涉及课程发展、教学研究、教师发展、评价测量等多个方面,如果仅突出一点,势必弱化其他方面的职能。因此笔者在此引入“专业领导者”的概念,考虑一是教研员作为领导者,其与学校领导、教育行政主管最突出的区别在于其专业性,其实际肩负着诸多专业引领、支持的责任,而行政管理则是一个相对附属的功能;考虑二是教研员作为专业者,其与普通教师最突出的区别在于其领导力,其并不需要从事一线教学,而要从研究、从理论等更高层次去指导教师的专业活动和专业发展。因此“专业领导者”的概念能体现出教研员和目前教育系统其他人员的区别,同时也不会造成对其某一工作领域的偏颇。为了进一步阐明新时期教研员作为专业领导者的角色定位,本文将依托文件分析法、访谈法、文献法等手段收集相关研究资料(具体见表1),并从政策、实践和理论三个维度去厘清教研员角色定位。

  二、教研员成为专业领导者角色的政策支持

  教研系统建立之初,教研员主要承担二元职能,一是教学研究,二是教师学习,这一职能是在1954年教育部的《关于全国中学教育会议的报告》中得以明确。这一二元职能在以后教研系统的发展过程中被一直延续下来,并在内容上不断更新。如在1980年颁布的《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在职教师培训工作的意见》则将教研员组织教师学习的职能进一步深化,转化为教师业务发展提供指导和支持的职能,其中明确指出:“省、地(市)、县教学研究室……今后应在开展教材教法学习研究过程中,努力培养教师的业务能力,为教师进一步系统学习文化、专业知识创造条件。”随着教研系统的发展壮大,教研员的二元职能进一步深化和细化。在相关调查基础上,原国家教委于1990年6月颁布《关于改进和加强教学研究室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教研员应承担“为教育行政部门决策提供依据”、“组织教材”、“教学检查和质量评估”、“研究教育”、“组织教学研究活动”、“总结、推广教学经验”、“指导教师”等职能[4]。

  2001年国家教育部颁布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明确指出“各中小学教研机构要把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作为中心,充分发挥教学研究、指导和服务等作用。”教研员职能更趋多元,包括开发地方课程、指导校本课程开发、指导教育教学改革实验、考试评价等职责都被纳入其工作范围。2009年原教育部陈小娅副部长在“全国基础教育教学研究工作研讨会”的讲话中就对教研员的工作提出期望:教研部门要发挥支撑和服务的作用,在考试方案制定、评价制度建设、课程资源建设等方面,既是参与者,也是建议咨询和方案提供者;省级教研部门要落实好国家课程,高质量开发地方课程;与此同时,教研部门要指导和参与教育教学改革和实验,应重视实证研究[5]。

  纵览近60年我国教研员职能变化历程,不难看出从二元走向多元的发展路径,但其中亦不乏一些弯路,例如其一度成为“考研员”[6]。并且一些诸如行政色彩浓厚、与教育督导的职能交叉等问题至今还存在。但总体趋势依然呈现出从业务管理走向专业领导的政策趋向,传统业务管理型教研员是以教育教学业务能力突出①为特质,通过公开课、集体研讨、教研推广、讲座等形式对教师进行指导[7],教研员则需要透过自身行政管理权来组织这类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说,教研员等同于“有了行政职衔的优秀教师”。然而随着教研员职能走向多元,特别是课程改革实施以来,教研员的工作领域不单单是在业务指导方面,包括指导教育教学实验、开发地方课程、决策咨询、组织教师培训等,都不是传统业务能力所涉及的领域,当下的教研员不再仅仅是优秀教师,其超越教师业务工作的专业性必须得到彰显,与此同时,这些新兴职能也不能仅仅依靠行政管理手段来加以落实,更需要教研员在愿景建设、团队合作等方面做出努力,更多呈现“领导”的特质。正如原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在讲话中指出的,教研部门要进一步转变观念和职能,提高专业化服务水平,为广大学校和教师提供更加专业的支撑。那么专业化服务从何而来,必然要从成为专业领导者的教研员中来。

  三、教研员成为专业领导者的实践困境与发展问题

  “只有不断地提高,不断地培训,才有资格走下去,走到老师中间。或者才有胆量,敢于走到老师中间。否则,就不敢走到老师中间。”(I-H-TR01)这些话语实际反映了不少教研员的心声,但是目前教研员的专业发展机会并不丰富,有调查显示:目前缺乏促进教研员专业发展的培训机制,上级部门对教研员使用多,培养少,教研员参加学习、考察、进修等机会比基层学校教师还少。往往是优秀教师发展成为区里的教研员以后,教研员自己的专业成长步伐就开始减慢,同时也没有明确的教研员专业发展目标[8]。而这种专业发展的缺乏,往往导致这些多从一线教师成长起来的教研员无力承担政策层面所赋予的诸多职能,也不能切实满足一线教师的需求。

  1.多元职能的悬置

  在与教研员谈起他们的日常工作时,更多会提及“实践”、“业务”、“听课”,“我们主要工作是去听课,一年总要听个100节,我们要求是40节,但老师们会希望我们去听”(I-B-TR02);次者则是设计试卷,市、区的统考或抽测都是由各学科教研员来设计,访谈中有教研员就说道:“比如这个月,期末要统考,我们就非常忙,因为出试卷考虑难度,考虑不同学校的情况,出难了、出容易了都不行,否则不是学校来问,家长就会打电话到教育局”(I-B-TR05);再者是组织教师培训,其中包括教材分析的培训,以及与听课过程中的现场指导。而对于目前政策层面所赋予的其他职能,很多时候是被忽略或者被“变相整合”了。

  问:“那你们会参与开发地方课程和指导学校进行校本课程开发吗?”TR06:“那倒没有,虽然现在学校都在做校本课程,但基本上是老师自己在做,我们是不参与的。”(TR07点头)问:“你们有没有学过有关课程开发的课,或者参加这类的培训?”TR07:“没有系统学过,教研员很少做这些事,也用不到。”TR06:“基本没有学过什么校本课程开发这些东西。”问:“那么在教学研究上,会有参加一些实验研究吗?”TR06:“我们做教学研究,还是通过课例啊,听课啊,更多指向具体的教学实践,做一些评课和案例分析。然后‘研究’的成果在全体教研会上做交流,这种研究更类似于指导,都在一块,像实验研究。”(看了看TR07)TR07:“很难,你说一个班用这个方法教,那个班不用这个方法教,搞个一学期,成绩差太大,家长也不干,老师也不干。实验很难,我们一般就是上课,集体评一评,我们也会讲一讲,结合着课,就给老师培训了,也是研究课。还是实践多一些,理论很少。”(FG-B-TR0607)从上述的访谈中,我们不难发现,一是像开发地方课程、指导校本课程开发等职能,教研员并未将其视为其责任,而且也缺乏相应的知识和能力[9];二是像指导教育教学改革实验、组织教学研究活动等职能,则被变相整合到教学指导中去,将研究等同于教学指导。细究其中,“研究”概念在教研员心目中有其独特意义,它并非像一些研究方法著作中所界定的“利用有计划与有系统的资料收集、分析和解释的方法,获得解决问题的过程”,而是教研员和教师的一次次课例准备、展示和讨论的过程,其中并不涉及有计划和有系统的资料收集、分析,亦不会指向某一明确的研究问题,更多是在实践中发现问题并讨论解决。而且从教研员访谈中,他们对于研究方法方面也了解不多,比如前述访谈中两位教研员只是将“等组前后测”实验设计等同于实验法,并未考虑到实验法亦有其他的设计可能性。其原因也很明显,因为教研员所脱胎的一线教师,其在师范教育阶段并未或者少有接触“教育研究方法”课程。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