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国际经济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经济学论文 > 国际经济> 正文

美国经济衰退的原因及解决的策略

时间:2012-07-03作者:王 旭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 要]近年来,美国的经济衰落严重地影响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然而美国不甘心这种局面持续下去,在全球各地处处制造麻烦,以图混水摸鱼,挽救美国经济走出颓势。结果事与愿违,美国至今还没

标签:

  [摘 要]近年来,美国的经济衰落严重地影响全球经济的健康发展。然而美国不甘心这种局面持续下去,在全球各地处处制造麻烦,以图混水摸鱼,挽救美国经济走出颓势。结果事与愿违,美国至今还没有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美国的经济衰退呢,美国经济怎样做才能走出衰退的局面呢,这需要研究经济的人认真研究和探索,从中吸取教训,从而为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提供有益的借鉴。

  [关 键 词]经济衰退; 金融体系; 财政及贸易赤字; 金融监管一、美国经济衰退的局面是怎样形成的随着美国在 20 世纪末倡导的金融自由化,全球金融市场面临严峻的挑战,如何在全球范围内监管金融市场,是各国最难处理的问题。华尔街一些金融自由化的倡导者认为,全球应该允许金融投机者尽情地进行货币投机,但由此带来的金融不稳定将危害全球经济,因此相当多的人持谨慎的观点,除美国之外的其它国家都不支持这种观点。

  在 20 世纪 80 年代之前,各国的严格监管措施限制了外资银行在国内经济中的作用,所以各国对银行业的跨国监管根本就不是问题,虽然有少数几个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了发展中国家,但美国银行在欧洲和欧洲银行在美国都受到严格限制,日本金融业则完全禁止外资银行进入。然而 80 年代之后,美国的银行业把他们的手伸向全球各地。在乌拉圭回合贸易谈判中,由里根政府摆出一个非传统的贸易问题,那就是金融服务。所谓金融服务就是允许银行在全球范围内自由运作,在本国之外开展银行业务,这对全球金融市场的挑战是从未有过的。

  自然,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银行监管体系。各国的金融监管系统不一致,会使不同的国家在金融领域的竞争中有微妙的优势和劣势,从而引发人们的忧虑。简单的说,不同的国家对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要求差别很大,由于各国的经济环境不同,银行业务吸纳储蓄,将资金投资于各种资产的侧重点不同。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上差别就更大了,发展中国家金融监管是比较简单的,发达国家则会很复杂。

  发展中国家金融业主要靠借贷利差赚钱,发达国家则是资产证券化和各种金融衍生品交易。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各国在金融市场的管理上逐步向统一大市场方向转化。于是冲突就发生了,日本推行的是调税度更高的监管模式,因为日本财政部严密监测国家整体经济局势,所以银行往往能获维持方比例的举债融资比例,股本少,借款多。

  德国银行则既能从事商业银行业务,还可以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德国没有类似于美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的法规。德国的银行体制还允许银行打破银行与一般商贸之间更基础的界限规定。像德意志银行这种大型金融机构,都大量持有制造业和大公司的股份。然而,如果外资银行在美国开展业务,就要全方位的接受美国的金融监管,但外资银行的母公司,却在截然不同的法律和监管体制下运行,这样银行就有可能将银行业务交易在法律和监管力度相对较弱的国家登记,这有可能为该行带来竞争优势,而且可能引发更大的系统风险。

  随着金融服务的全球化,通过乌拉圭回合谈判,美国加速了对银行放松监管的进程。如果其他国家在美国国内开展银行业务,对美国银行业形不成威胁,华尔街的银行家极力鼓吹美国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甚至有些美国人警告说,如果日本、英国、德国、法国等,都能够自由地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其后果美国可能处于不利的地位,大量的金融活动会转移到其他国家,证券交易也可能被伦敦、巴黎、法兰克福和东京打败。华尔街一些人认为美国政府的动作还不够快,他们甚至希望在一天之内,把全球的金融业都受控于美国的旗下。

  金融业让全球成为一个统一的市场,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于各国的资本充足率标准不相同,导致各国经济抗风险的能力不同。在 20 世纪80 年代,美国人并不认为这是金融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因为发展中国家不良资产及其他高风险投资活动亏损,商业银行家损失了数十亿甚至百亿美元。

  如果监管当局执行严格的会计准则,则纽约好几家银行就会破产,一些其他国家的银行也会遭到重大损失。美国政府也多次展开救市行动,尽管也有风险,由于美国金融业比其他国家先进,美国总能在化解风险过程中转嫁危机,而美国的银行业在国际化过程中是捞到很多好处的。

  美国银行家当然不希望严格的金融监管,在金融全球化背景下,国际政治更加错综复杂,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美国的银行系统就是对监管体制说“不”。美国的监管系统表面上是政府颁布的体制,但在现实中,美国的监管机制是混乱的。美国政府担心,实施有效的监管会把资本赶出美国。因此,全球化进程只会提高银行杠杆比率。在美国,财政部和银行势力主宰美联储,它们往往支持银行,相比之下,独立监管机构还比较考虑公共利益。为了稳定经济,美国政府的财政部长往往来自华尔街,财政部长也会把华尔街的观点纳入政府议题。在协商新《巴塞尔协议》的前期阶段,发动者是美联储,各大银行也有足够的影响力,说服国会推翻任何反对他们的议案,在有关新《巴塞尔协议》的谈判中,美国的一些大银行就是制定规则的主要玩家。

  美国银行业是客观制造风险的,虽然跨国银行业务中的资本标准问题,是金融市场本身无法解决的问题,但美国的华盛顿政客就是为华尔街的财团服务的。华尔街的银行家总能说服美国政府制造一个混乱的局面,以让这些银行家们混水摸鱼,这就是华尔街精英习惯的思维。对于美国的一些大银行家来说,金融稳定对他们来说是不利的,稳定的局面使他们无法制造投机机会,只有金融不稳定,他们才有空子可钻,有钱可赚。华尔街的金融系统是在全世界制造一个又一个麻烦的推手。

  二、混乱的金融业给美国带来的好处和坏处进入 21 世纪,美国股市开始低迷,大量的游资开始进入新兴市场作乱。亚洲、北美和南美的股市经历短暂的上涨之后,随着游资的退出,股市开始下跌。实际上这时的股市震荡与实体经济没有关系,是华尔街金融家投机的结果。

  2006 年夏天,石油价格上涨,华尔街的精英又开始浮躁起来,于是投机商哄抬石油价格,后来把油价拉高到无法维持的程度。然而市场是无情的,油价过高造成供过于求,加油站的油价开始下跌,而华尔街的大亨们都赚的沟满壕平。美国人这样做由来已久,浮动汇率之后,美国人反复制造危机,无论危机向哪个方向发展,华尔街的金融家们都赚钱,因为他们是幕后推手,他们几乎把每台戏都演到极致。

  1995 年墨西哥危机和 1997 - 1998 年亚洲金融危机,都是华尔街的金融家导演的。墨西哥危机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引发的后果。北美自由贸易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区或共同市场。只是美国某些利益集团要利用墨西哥廉价劳动力而出台的一个协定。克林顿政府高调推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华尔街要把大量资金注入墨西哥投机。

  规模之大超过了墨西哥经济的承受力,资金快速流入拉高了墨西哥比索的价值,也拉动了墨西哥短暂的繁荣。为了确保美国投资人不会面临比索贬值的危险,墨西哥推出了一个以美元面值标价的债券,当繁荣到达顶点投资者抛售资产套现时,墨西哥比索贬值,这时的墨西哥又无法偿还债券持有人的资金,外汇储备迅速枯竭,接着就是危机来临。

  当时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都希望国会批准 400亿美元援助墨西哥,国会拒绝了财政部和美联储,于是美国财政部长动用外汇稳定紧急基金,套进墨西·24·哥债务。美国财政部的错误政策引发了市场的崩盘,结果墨西哥经济又陷入深渊。美国政府的干预行为在美国受到广泛的批评,因为这是富人在美国投机不成,而政府又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助,最后还失败了,美国政府当时的解释是毫无说服力的。更重要的是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鲁宾曾是高盛的高管,而高盛又是墨西哥债券的最大投机商。

  在过去,向发展中国家贷款这种高风险根本就不存在。给主权国家提供贷款一直不具备流动性,只有利差基点很大时,才会在私下进行的谈判交易中易手。然而到了 20 世纪 90 年代,流动性极高的资本,流动速度是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当市场瞬息万变时,情况当然不一样了。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