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国际法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法学论文 > 国际法> 正文

从判例看国内法在WTO争端解决中的适用性问题

时间:2011-08-05作者:许楚敬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国际法庭在处理国际法问题时,往往不得不参照一个或多个国家的国内法。这样的案件绝不是个别的。常设国际法院在“波兰上西里西亚的某些德国利益案”中的判决

标签:

  国际法庭在处理国际法问题时,往往不得不参照一个或多个国家的国内法。这样的案件绝不是个别的。常设国际法院在“波兰上西里西亚的某些德国利益案”中的判决表明,在一般情况下,在国际法院和其他国际法庭的实践中,国内法仅仅作为事实,可提供国家实践的证据。WTO争端解决也涉及国内法在WTO裁决机构中的适用问题。在WTO争端解决实践中,国内法也起到作为事实和提供国家实践的证据这类作用。不过,国内法在WTO争端解决中的适用也有某些新的发展,比如,在WTO争端解决中已有专家组报告把国内法列为解释WTO协定的“其他补充资料”。WTO专家组,尤其是上诉机构在争端解决中处理与案件有关的国内法方面的实践更是值得关注和研究。

  一、为评估国内法与WTO

  协定的一致性审查国内法在WTO争端解决中,审查国内法的目的是为了评估有关成员方的国内法是否与WTO协定一致,以确定该WTO成员方是否已经履行其在WTO协定下的义务。

  为此,专家组在评估国内法与有

  关的WTO义务的一致性时,有必要对一个成员方的国内法进行详细的审查。

  在印度———专利保护案中,该

  案的推理实质上依赖于常设国际法院在“波兰上西里西亚的某些德国利益案”中的判决。在该案中,上诉机构认为,显然,对印度国内法的有关方面进行审查……对确定印度是否遵守其在第70(8)(a)条下的义务,是至关重要的。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专家组,在没有审查印度法的情况下,就作出这个裁决。在本案中,专家组不是在解释印度法“本身”;而是专门为了确定印度是否已经履行了其在《TRIPS协定》下的义务的目的而审查印度法。

  在美国———热轧钢案中,上诉

  机构认为,虽然解释一个成员方的国内立法本身不是专家组或上诉机构的角色,但是,在评估其与WTO法的一致性时,对该立法进行详细审查,是允许的、绝对必要的。在美国-线管案中,上诉机构认为,“我们并不关心WTO各成员方的主管当局在适用保障措施中如何作出它们的决定。《保障措施协定》没有规定做出这一决定的内部决策过程。这完全取决于WTO成员方对其主权的行使。我们只是关心该决定本身……。对我们要紧的是,虽然它是国内决定的,但是该决定是否符合《保障措施协定》的要求。”在美国———石油管材日落复审案中,上诉机构指出:“我们注意到美国的主张,即根据美国法律,SPB(Sunset Policy Bulletin)并非法律文书。但是,这种主张,与我们审议的问题是不相关的。问题不是SPB是否是美国国内法律制度内的一项法律文书,而是SPB是否是一项在WTO体制内可能受到质疑的措施。美国解释说,在美国国内法律制度中,SPB并不约束美国商业部(USDOC),并且美国商业部‘在任何时候都可完全自由地背离SPB’。但是,我们不能对美国国内法发表意见。我们的任务只限于澄清《WTO协定》的规定,并确定受到质疑的措施是否与这些规定相一致。”在美国———《拨款法案》第211节案中,上诉机构认为,根据《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DSU),为了确定该成员方是否遵守其在《WTO协定》项下的义务的目的,专家组可以审查一个WTO成员方的国内法。这种评估是由专家组作出的一种法律定性。因此,一个专家组,对国内法与WTO义务的一致性的评估是属于DSU的17.6条下的上诉审查。因此,为了处理这一上诉中提出的法律问题,我们一定要审查专家组根据美国法律对第211节的意义的解释。……专家组给予第211节的意义,因此,显然是在DSU第17.6条规定的我们的审查范围内。”由此可见,WTO并不关心各成员方的国内法如何作出决定,或者说它不关心作出这种决定的内部决策过程,或者一项文书是否属于国内法律制度内的法律文书,这都属于各成员方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各成员方可以自由决定其履行WTO义务的方式。WTO只关心国内的决定或措施是否符合WTO涵盖协定的要求,或者与WTO涵盖协定保持一致。上诉机构也反复多次强调,其并不是在解释国内法,而是为了评估一个WTO成员方的国内立法或措施与WTO法的一致性,以确定一个WTO成员方是否遵守或已经履行了其在《WTO协定》项下的义务,而审查国内法。

  二、国内法不能免除成员

  方履行其国际义务的责任现在已经确立这样的原则:一个被控有违反国际义务的行为的国家,在国际法上不能有效地主张下述的辩护理由,即:该国由于它的国内法有瑕疵或包含有与国际法相抵触的规则而不能履行这些国际义务。因此,除非WTO有明确的规定,否则WTO成员方的国内法必须与WTO协定保持一致,不得以其国内法的规定为借口违反WTO的规定。也就是说,国内法不能免除成员方履行其国际义务的责任。

  在巴西———航空器案中,上诉

  机构注意到巴西在第21.5条专家组(Article 21.5 Panel)的主张,巴西按照业已作出的承诺负有国内法的合同义务发行PROEX债券,并且,巴西可以承担根据巴西法律违反条约的损害赔偿责任,如果它没有尊重其合同义务的话。

  不过在口头听证会上,在回答上

  诉机构的问题时,巴西承认,作为一个WTO成员方,巴西的国内法并没有免除该成员方履行其国际义务。像第21.5条专家组那样,上诉机构并不认为,巴西根据其国内法可能负有的任何私人的合同义务,与争端解决机构(DSB)“撤销”该被禁止的出口补贴的建议是否允许继续发行在1999年11月18日以前发出的承诺书下的NTN-I债权的问题是有关的。本案涉及国际法中的一个习惯法规则,即各国不得以其国内法的规定为该国违反国际法的行为辩解。常设国际法院在“上萨瓦及节克斯自由区案”中指出:“法国不能依据其立法限制国际义务的范围。”《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27条更是明确规定:“一当事国不得援引其国内法规定为理由而不履行条约义务。”因此,不论巴西是否作出上述承认,其除了履行其根据国内法应承担的合同义务以外,还必须履行其承担的国际义务,这是毋庸置疑的。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