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古代文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古代文学> 正文

宋夏战争与北宋词学审美风貌的演进

时间:2012-07-08作者:郭艳华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 要: 词体遣兴娱宾的娱乐消费功能在晚唐五代得以定型,至北宋已形成一种稳定的创作传统。随着宋夏战争的爆发,北宋的政治格局与文学格局都发生了重要改变,词人的生存状态与创作心理也受到

标签:

  摘 要: 词体遣兴娱宾的娱乐消费功能在晚唐五代得以定型,至北宋已形成一种稳定的创作传统。随着宋夏战争的爆发,北宋的政治格局与文学格局都发生了重要改变,词人的生存状态与创作心理也受到这场持久战争的影响。在此背景下,北宋词突破艳科藩篱,并开始承担更为广泛的社会内容,词学审美风貌也由此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宋夏战争无疑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关键词: 宋夏战争; 北宋词; 审美风貌; 转变

  刘勰在《文心雕龙·时序》篇中以“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揭示了文学审美风貌与外部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词体同样适用于这一创作规律。宋词之所以能够成为有宋一代的代表文学样式,其产生发展、艺术风貌、思想内涵,以及时代意义均蕴涵在一个复杂而丰富的庞大系统之中,任何一种分期都无法尽言其演变的真实轨迹。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能够确定的是,北宋词学风貌的每一次转变,除了词体发展自身的规律以外,特殊的政治气候与时代环境起着重要的支配作用。

  对于北宋社会而言,动变无常的民族格局是其不同于以往朝代的根本所在,同时也是时代文学产生的特定土壤。在 165 年的发展历程中,北宋始终处在和辽、金、西夏三个少数民族政权鼎足而立的政治格局之中,而与西夏之间的争战则是北宋民族关系的一条主线。它不仅给北宋的社会经济造成了巨大破坏,而且对政治生态环境、思想意识形态、士人的人格精神,以及文学的审美风貌都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宋夏战争是引发北宋政治变革与文学变革的重要动因,是我们透视北宋文学的时代精神与历史内涵的关键切入点,同时也是发掘历史与文学之互动关系的重要平台。在它的影响和支配下,北宋词人有了更多的时代感受与历史经验,其社会角色也由此更加多重化,人格精神与心态也经受了更多考验和磨练,词体也因之开始承载更为广阔的社会内容与人生体验,并因此呈现出不同阶段的审美风貌特征。学界从城市生活、商业经济、理学思潮、歌妓制度等层面和角度对北宋的词学风貌进行了多方位、立体化地研究,但却尚未涉及民族格局与词学风貌之间关系的研究。本文就此问题进行初步探究,希望能够引起学界的进一步关注与全面研究。

  一

  文学艺术风貌的产生与发展、转变与兴盛,都受到特定历史阶段的政治气候与文化思潮的影响,宋夏战争正是影响北宋风貌的重要历史语境,这从宋初就开始有所显现。杨海明先生依据“政治经济形势”和“词的实际情况”,将宋初到真宗朝前期的 50 年左右作为北宋词发展过程中的第一·60·据学者统计,“宋初半个多世纪词人词作甚少,仅有 10 余位作者传存词作 33 首。”虽然我们无法对这一说法做精准考证,但宋初词坛相对寂寥却是不争的事实。宋人王灼在《碧鸡漫志》卷一中就有相关概括: “国初平一宇内,法度礼乐,浸复全盛,而士大夫乐章顿衰于前日。”这里所谓的“乐章”显然是针对词体而言,自宋太祖开国时期就非常重视文化建设,通过修明纲常、整理典籍、制礼作乐等诸多措施来进行文化重建。与文化建设相适应,宋初的文学观念也以反对晚唐五代“秉笔艳冶”的浮靡文风为起点,希望建立符合儒家文艺思想的新型文学观念。不论是王禹偁所提倡的“传道而明心”,还是西昆体诗人所遵循的“吟咏性情,宣导王泽”,都无不是儒家经世致用文学观念渗透的结果。在以人伦和事功为主导的文学氛围下,作为“艳科”的词体显然与儒家的文学创作理念背道而驰,故而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繁荣的创作土壤,词体创作在总体上呈现出相对寂寥的局面,活跃在这一时期的词人主要有王禹偁、潘阆、寇准、林逋、杨亿等十余人,他们并非专业词人,而是当时盛行于世的白体、西昆体和晚唐体的主要成员,对于词体创作也是偶尔为之。可见,由于词体本身异于诗文的抒情特质,使得宋初文人对其难以割舍,并用它展现自我内心复杂的精神世界。

  北宋词达到相对繁荣时期是在宋仁宗中叶,由于真宗晚期至仁宗前期的社会政治气候与士风并未发生根本性转变,词风也基本一致,因而我们把真宗至仁宗时期晏殊、柳永的创作也列入宋初三朝进行考察,从而探寻此期宋夏战争背景下的词学创作状况。

  北宋 前 期,也 就 是 太 祖、太 宗、真 宗 三 朝( 960—1022) 为时 62 年的时间里,北宋朝廷已经开始面临着外患的侵扰,并与辽、金、西夏逐渐形成鼎足而立之势。受民族关系格局的影响,此期的社会形态总体上处在一个矛盾的状态中。一方面军事上的孱弱导致边患频繁,从而使得民族关系成为困扰北宋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积贫积弱的社会局面由此而逐渐形成; 另一方面,宋初的三代君主均不尚武功,保守无为的军事思想致使他们以妥协让步换来了暂时的和平,社会经济与文化在贫弱的夹缝中得以恢复和发展,从而呈现出表面的承平现象。

  宋初词臣夏竦存词只有两首,其中《喜迁莺》一词是写宫廷皇族的宴饮娱乐生活: “霞散绮,月沈钩。帘卷未央楼。夜凉河汉截天流。宫阙锁清秋。瑶阶曙。金盘露。凤髓香和烟雾。三千珠翠拥宸游。水殿按凉州”,作品再现了朝廷上下不思进取、宴歌娱乐的实际情况; 李遵助的《滴滴金》也涉及“宴游”描写,词云: “帝城五更宴游歇,残灯外、看残月。都人犹在醉乡中,听更漏初彻。行乐已成闲话说,如春梦、觉时节。大家同约探春行,问甚花先发。”作品虽写欢宴,但避开声妓女乐,通过残灯残月、都城更漏、春梦初觉这样宴散人空、沉醉梦中的景象,映衬出作者繁华过后的内心空虚与孤独。这说明在宋夏战争背景下,词体创作在按照自身的艺术轨迹发展的同时,也必然会受到现实政治内容的牵引,从而承担更为复杂的现实内容。

  宰相词人寇准一生存词五首,内容不外惜春伤别、离别相思的传统题材,清丽缠绵的审美风格中弥漫感伤悲婉的情调,渗显出壮志难酬的无奈与悲凉。他在《蝶恋花》一词中还在为自己“位极人臣功济世,芬芳天下歌桃李”的政治功绩而自豪,我们从中可以深切体会到一位几度拜相,功业彪炳的宰相内心豪迈的英雄气概,然而在提出力主朝廷积极攻战以获得主动权的建议之后,最终因触犯了统治者力图苟安的意图而遭受贬谪。作为宰臣,寇准对统治者不思进取、得过且过的怯懦心理有着最为深切的感知,内心炙热的救世豪情最终在君臣不遇的失落当中逐渐走向淡漠。

  晏殊是继寇准之后的又一位宰相词人,他辅政真宗、仁宗两代皇帝,在消极苟安的统治政策下,宋初的政治局势一时并无大患,晏殊也因此被称为“太平宰相”,一生平顺、富贵悠游也成为后世对晏殊的表层认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宋初社会表面上呈现出一片升平景象,然而辽与西夏的军事威胁却无时不在。作为执掌国家命运的宰臣,晏殊的头脑是清醒的,他在纵情享乐的华靡生活中依然感受到隐藏在安宁表层下的深重危机,进而预感到现存社会秩序根本无法“长治久安”,并由此产生了对国家前途的忧虑和人生无常的悲郁,“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 《浣溪沙》) 无疑是这位太平宰相内心世界的最好表白。

  伤怀的情感渗透在《珠玉词》中,从中我们看到了这位“太平宰相”在孱弱时代环境中的内心忧患与灵魂挣扎。晏殊词在内容上基本没有离开传统的男欢女爱、相思离别、歌宴祝酒一类题材,但却渗透着强烈的时代精神和生命忧思。不论是“当时共我赏花人,如今检点无一半”( 《木兰花》) 的孤独感伤,“无穷无尽是离愁,天涯地角寻思遍”( 《踏莎行》) 的伤别念远,还是“数年来往咸京道,残杯冷炙谩销魂”( 《山亭柳》) 的落寞悲凉,这种种心理阴影无不是政治现实带给晏殊的内心压抑。寇准、晏殊虽贵为宰相,但强大的因循势力与苟安氛围使得他们有志难伸,其内心尚且充满了浓重的忧惧和感伤,那些普通文人志士内心的痛楚悲怨更是可想而知了。

  在消极苟安、积贫积弱的政治环境下,寇准、晏殊等身居高位的正统文人士大夫难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而饱受身心的痛苦煎熬。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上层文人士大夫在颓靡时代风气之下的生存悲剧,而这种悲剧同样也会在下层文士身上上演,柳永一生的遭际和词学创作就是最好的说明。柳永其时,正值宋真宗奉行“姑务羁縻,以缓战争”的对外政策,并于 1005 年与党项首领李德明签订了停战合约,宋夏之间维持了一段比较稳定的和平状态,从而出现了“边鄙无事,民人安居,旷土垦辟,稼穑丰茂”的安定局面。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北宋王朝能够就此永享太平,二者之间的矛盾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宋初统治者却因严重的厌战心理放松了警惕,完全陶醉在太平盛世的歌舞升平之中。暂时安定的政治环境使得北宋朝廷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国内经济与文化的建设上,并取得了一定成效。当时的东京开封已是“人烟浩穰,添十数万众不加多,减之不觉少。所谓花阵酒池,香山药海。别有幽坊小巷,燕馆歌楼,举以万数。”( 宋孟元老撰《东京梦华录》卷五) 可见其商业繁荣的情形。城市经济的发展也促成了市民阶层的壮大,以满足市民生活和审美需要而出现的文化娱乐也兴盛起来,这为词体创作的进一步繁荣提供了适宜的环境。战争的短暂平息使得宴饮享乐、以妓侑酒成为一种社会风尚,柳永在这种大气候下也开始了适应时代氛围与市民阶层审美趣味的词学创作。不论是都市经济的富庶繁华,还是歌楼楚馆的市井风情,这些具有生活气息和时代精神的风俗画卷都被柳永摄入笔下。实际上,作为出生官宦之家,且饱读儒家经书的年轻士子,通过科考入仕实现积极有为的政治理想是他一生的追求。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内心充满入仕激情的知识分子,其政治理想最终在畸形的政治与文化环境的双重制压下而走向破灭,在被迫离开朝堂之后,他选择了以“浅斟低唱”来实现自己的生命价值。不论是羁旅行役的飘零孤苦,还是男女相思的离别感伤,都是词人内心无奈悲凉心绪的承载。他的不幸遭际与心灵苦痛代表了有宋一代没落知识分子的精神历程,这与宋夏战争对时代政治与文化的影响息息相关。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