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古代文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古代文学> 正文

略论《谷风》与《氓》的异同

时间:2011-08-12作者:孙全顺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国风是《诗经》的精华之所在,大都是反映劳动人民生活和思想感情的诗篇。其中有劳动之歌,婚姻爱情之歌,压迫和反抗之歌。《那风谷风》和《卫风氓》就是描写不幸婚

标签:

  摘要:国风是《诗经》的精华之所在,大都是反映劳动人民生活和思想感情的诗篇。其中有劳动之歌,婚姻爱情之歌,压迫和反抗之歌。《那风谷风》和《卫风氓》就是描写不幸婚姻遭遇的代表作品,二者在反映出来的思想内容和表现出来的创作手法方面,既有着相同之处,又有着很大的差异

  关键词:《诗经》;《谷风》;《氓》:异同

  《谷风》和《氓》都是弃妇怨诗。产生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过渡时期,当时统治者用以巩固政权的等级制度和伦理法规已逐步形成,夫权和神权在社会和家庭生活中占支配地位。恩格斯说:“在历史上出现的最初的阶级对立,,是同个体婚制下的夫妻间的对抗的发展同时发生的。而最初的阶级压迫是同男性对女性的奴役同时发生的。”从父系氏族社会形成开始,妇女就逐渐成为家庭的附庸,受到男性的支配和压迫。到了奴隶社会后期,随着商品交换的发展和封建社会的萌芽,妇女地位下降到了作为一种商品由男性任意玩弄、奴役的地步,产生了男性对女性的支配权----夫权。

  《谷风》和《氓》就是通过婚姻关系这一社会生活的侧面,揭示了奴隶制度下男女不平等的社会现象,反映了在夫权桎梏下妇女的悲惨命运。因此,二者在主题方面是相同的。在表现手法上,都带有一定的叙事、抒情成分,都运用了比兴手法,只不过是侧重点不同而已。

  《谷风》和《氓》尽管有着相同的主题内涵,但二者所产生的思想意义及人物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都有着明显的差异。《谷风》中的主人公是一位善良、软弱、优柔寡断的女性。她曾经辛辛苦苦的为丈夫持家“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也曾经慷慨的援助处于危难中的邻里“凡民有丧,匍匐救之。”但是,在丈夫娶了新人之后,竟把她看做眼中钉“能不我慉,反以我为仇。”将她驱逐。在丈夫的暴怒之下,她只是低低的哀求“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并凄切的陈述自己心中是如何的痛苦“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离开夫家时如何的难舍,“行道迟迟,中心有违。”对她原来的那个家具有无限的眷恋之情“毋逝我梁,毋发我笱。”直到最后还重提旧情,割不断对过去生活的留恋“不念昔者,伊余来塈。”在她身上体现出来的反抗精神较为薄弱,有的只是对丈夫或多或少的怨恨而已。因此,《谷风》的思想意义和社会作用是淡薄的。而《氓》中的主人公则是一位刚强、具有反抗精神和斗争精神的女子。初恋时,出于对氓真挚而深厚的爱,以致在“子无良媒”的情况下敢于“送子涉淇,至于顿丘。”许下“秋以为期”之约。女子无媒而与男子私定婚姻,在那个时代可谓是大逆不道的举止,为旧礼教所不容,然而,这位女子大胆追求婚姻自由,其叛逆反抗精神,实在难能可贵,令人钦佩!当丈夫对她百般折磨和虐待,最终又把她遗弃时,她的恨又是强烈而鲜明的“女也不爽,士贰其行。”这实则是对氓愤怒的谴责,并从自己痛苦的经历中得出了一条沉痛的教训“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清醒的认识到男女在恋爱中的不平等地位。最后愤然与氓决绝。可见《氓》一诗的女主人公性格是刚强的,且具有斗争精神。总的说来,《氓》一诗通过弃妇从受骗婚嫁到受尽折磨最后决绝出走的痛苦经历,极为真切的展示了在旧礼教毒害下酿成的家庭悲剧、社会悲剧。这应该说是时代使之然,是当时社会的产物,是旧礼教和道德迫害的结果。因此,《氓》一诗的思想意义要比《谷风》更为广博,其社会作用及其影响也远在《谷风》之上。

  就人物的心理描写而言,《氓》比《谷风》较为细腻、动人。

  《谷风》是用深沉凄婉的笔触描写人物复杂的矛盾的心理状态。既有对自己丈夫始终如一爱的倾吐。又有对丈夫喜新厌旧的哀怨,“昔育恐育鞠,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既有对自己善良心情的表白。更有对过去生活留恋的显露“不念昔者,伊全来墍。”但立足点单一,没有描写出人物心理活动的强烈变化。而《氓》一诗则是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着意描写人物心理活动的变化过程,如与女子相见情人的焦急欲泣,见到情人后破涕为笑“不见复关,涕泪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女子对爱情的渴望和幸福生活的追求,在这些一愁一喜的感情波澜中得到了体现。

  《谷风》与《氓》运用的基本表现手法是《诗经》中的比,兴,然又有各自不同的特点。《谷风》以兴为主,但也有巧妙的比喻,《谷风》一诗的开头,以“习习谷风,以阴以雨”起兴,以此说明夫妻之间的关系应该和美。第三章以“泾以渭浊,湜湜其让”起兴,由此意谓说明新人一来,丈夫对自己更看不入眼,但自己实际仍跟以前同样美好。并用“谁为荼苦,其甘如萕”喻自己的遭遇远比荼苦,用“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喻女主人公治理家务一切都处理的恰如其分。《氓》则是以比喻为主,但也有起兴。“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比喻女子年轻貌美,暗示夫妻关系融洽。桑之落矣,其黄而陨”则比喻女子颜色衰减,暗示被弃原因。用“淇则有岸,湿则有畔”作比喻,其意在于说明自然界任何事物都有个尽头,只有痛苦没有止境。《氓》中”于嗟鸠兮,无食桑葚”。则又是起兴,暗示女主人公的不幸遭遇。诗中就是运用巧妙的比兴手法,说明在奴隶社会中男性可以停妻再娶妻,而女子一旦被遗弃就会受到凌辱和蔑视。

  在修辞手法的运用上《谷风》与《氓》也不尽相同。《谷风》主要运用对比手法,把弃妇的哀痛与丈夫的喜新厌旧相对比。对旧人是“不远伊迩,薄送我畿。”对新人则是“宴尔新婚,如兄如弟。”丈夫对弃妇则是“不我能慉,反以我为仇。”而《氓》不仅有对比,并且还有顶真,既使同样是对比《氓》更具有鲜明感,深刻性。首先《氓》一诗把女子婚前婚后不同情景作了鲜明对比。初恋时她对追求自己的男子充满真挚而深厚的感情,满以为婚后能给她带来更深的情爱和幸福,因此,许诺“以尔车来,以我贿迁。”然事实无情,结婚三载,她得到的却是痛苦和悔恨,丈夫对她的欺凌和虐待,使其难以忍受,婚前婚后的鲜明对比,既暴露了《氓》的翻脸无情,也反映了女子情操的高尚和纯洁,其次,《氓》还将不同人物形象做了对比,氓和女子是一对对立的形象。“《氓》”因女子而显得更丑,女子因“氓”而显得更美。

  总之,《谷风》与《氓》虽都是弃妇怨诗,都运用了诗经常用的比兴手法,然所表现的女主人公思想性格截然不同,所运用的表现手法也各有差异,为人们塑造了两位不同的弃妇形象,产生不同的艺术感染力,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