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古代文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文学论文 > 古代文学> 正文

论李清照在诗国中的三种角色

时间:2011-08-12作者:颜贺华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本文论李清照在诗国中的三种不同角色,即慷慨激昂的勇士身份,满怀无奈的妥协者身份,追求解脱的隐士身份。由于受到各种原因的影响,李清照的思想是复杂多变的,

标签:

  摘要:本文论李清照在诗国中的三种不同角色,即慷慨激昂的勇士身份,满怀无奈的妥协者身份,追求解脱的隐士身份。由于受到各种原因的影响,李清照的思想是复杂多变的,这体现在她诗歌创作中的不同心态。

  关键词:李清照;诗歌;勇士;妥协者;隐士

  李清照是我国文学史上一位才华横溢的女作家,她在诗、词、文、赋等方面的成就颇丰,但她的诗在其词名的掩盖下,没有受到太多的重视。尽管其诗文散佚太多,但其诗作所反映的社会现实要比她的词更为广阔,一反其词的婉约的风格,她的诗风有时气势豪放、笔力雄健,有时凄怆顿挫、委婉陈情,有时想象丰富、意境清新。这构成了她在诗国的三种不同身份,即慷慨激昂的斗士,满怀无奈的妥协者和追求解脱的隐士。

  一、慷慨激昂的勇士

  李清照的诗所反映的思想内容,首先是对现实政治的不满和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关注。

  北宋中后期,统治阶级上层发生了剧烈的党争。最初的斗争是由王安石派的变法和司马光派的反变法而引起的。延续到后来,两派政治力量互有起落,各派内部又有分裂。统治阶级荒淫昏聩,政治腐败,人民生活陷入绝境,内有农民起义,外有金朝虎视眈眈,李清照深为国家民族的命运担忧,有感于导致唐朝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她于元符三年作《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两首,该诗深刻分析了唐朝之所以会发生安史之乱的原因,诗中不仅将腐化昏聩的唐玄宗和诸般谄媚误国的佞臣一同作了鞭挞,而且影射了北宋末年腐败的朝政——君主昏庸无能,群臣尔虞我诈。“呜呼,奴辈乃不能道辅国用事张后尊,乃能念春荠长安作斤卖”用借古讽今的方式来对当权者予以劝戒,表现了诗人对北宋末年朝政的担忧。揭示当朝政治危机,通过总结历史教训,告诫统治者要任用“贤相”、“良将”,一致抵御外侮,否则,就将重蹈唐朝的覆辙,出现“时移势去真可哀”的局面。这首气势豪放、笔力雄健的诗作是诗人青年时代的作品,充分显示了她勇于批判现实的斗争精神。

  建炎二年,李清照避乱江宁,有“南游尚觉吴江冷,北狩应悲易水寒”,“南渡衣冠欠王导,北来消息少刘琨”之叹,用晋室南渡喻宋高宗南渡,表现了女诗人对北方沦陷的悲叹和对宋室偷安南方的不满,以王导戮力王室,刘琨抵御石勒、刘曜之事,慨叹宋室缺乏力挽狂澜于既倒的杰出人才。

  靖康之难以后,宋高宗建炎三年春,金人南侵,高宗渡江南逃。赵明诚罢守江宁,李清照随丈夫乘舟沿江去芜湖,途经项羽兵败自刎的乌江县,缅怀一代霸主所向无惧的浩然之气,她创作了千古流传的五绝《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这首诗赞美了项羽不肯忍辱偷生的英雄本色,主张活着要做人中的豪杰,死要死得悲壮,做鬼中的英雄。李清照用项羽宁死不屈的气节痛斥了统治集团苟且偷安、无心抗敌的软弱行为,以项羽的“不肯过江东”的铮铮傲骨对宋室的南渡进行了辛辣讽刺,这首诗犹如一把利剑,直指南宋政权的软弱,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对赵明诚推脱责任、弃官潜逃的行为进行了委婉的批评,李清照以一个纤柔之躯呈现了一种正气凛然的风骨。

  建炎四年九月,原北宋大臣刘豫杀宋将降金,在金人的扶持下僭位于大名府,定国号“大齐”,李清照激于义愤,作《咏史》一诗以斥之:两汉本继绍,新室如赘疣。

  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

  “新室”指王莽政权,《汉书?王莽传》:始建国元年正月朔,莽帅公侯卿士奉皇太后玺韨,上太皇太后,顺符命,去汉号焉。并定国号“新”,自称“新室”,诗中以两汉喻指两宋,以王莽篡夺汉朝的故事,说明像东汉是西汉的正统一样,南宋是继承北宋的合法政权,把类似王莽新朝的齐伪政权,拟为令人憎恨的“赘疣”,她义正言辞的反对伪齐“政权”。“嵇中散”指嵇康,曾任曹魏的中散大夫,因不同意司马昭代魏而惨遭杀身之祸,他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云:“又每非汤武而薄周孔。”商汤伐夏桀而得天下,周武王伐商纣而得天下,以汤武暗指司马氏。李清照亦借此以斥刘豫。此诗借古讽今,斥责了由金人扶持的伪齐政权。并热情颂扬不与司马氏合作以至慷慨牺牲的嵇康,借以讽刺刘豫之流。

  二、满怀无奈的妥协者

  南宋偏安以后,臣僚各徇己见,以致和战没有定论,在与金的对峙中,南宋政权一直小心翼翼,处于下峰,鉴于国力衰弱,面对金兵一次一次的长驱南侵,宋高宗决定向金称臣求和,议和成为权宜之计。同时在南渡避难的过程中丈夫病死,夫妇半生收藏的金石文物丢失殆尽,国家的软弱,亲人的离世和四处飘荡的生活,这一连串的打击使背井离乡、无依无靠的李清照饱尝了国破家亡、颠沛流离的苦痛,身心遭受了巨大的创伤。她逐渐认识到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收复故土的渴望被残酷的现实扼杀在积极抗争的热情中。

  在这一时期的诗歌创作中,不难发现,李清照的思想有了巨大的转变,诗中慷慨豪迈的热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辛酸。

  绍兴三年六月,派尚书吏部侍郎韩肖胄、工部尚书胡松年出使金朝。有感于此,同年六月,李清照写下《上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一组诗。其一中最著名的当为“勿勒燕然铭,勿种金城柳。岂无纯孝臣,识此霜露悲?何必羹舍肉,便可车载脂。土地非所惜,玉帛如尘泥”;“仁君方恃信,狂生休请缨。或取犬马血,与结天日盟”,还有“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坏土”这几句。诗中“勿勒燕然铭,勿种金城柳”两句转述高宗意旨,“燕然铭”指汉代窦宪大胜北单于,登燕然山,刻石勒功,纪汉威德,“金城柳”指晋桓温北征时路过金城,见先前所栽的柳树已经很粗,感慨流涕。两句的意思是不主张北伐。“土地非所惜,玉帛如尘泥”,让韩肖胄对金让步求和。“仁君方恃信,狂生休请缨”,两句主张勿对金人作战,而要“或取犬马血”与金缔结盟约。整首诗的思想倾向是求和,诗作倾吐了患难时代一个普通百姓的真诚心声和愿望。

  她自恨无力拯救祖国的危亡,只能“愿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坯土”。全诗充斥着无奈的悲凉感。

  诗其二:

  想见皇华过二京,壶浆夹道万人迎。

  连昌宫里桃应在,华萼楼前鹊定惊。

  但说帝心怜赤子,须知天意念苍生。

  圣君大信明如日,长乱何须在屡盟。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