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法理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法学论文 > 法理学> 正文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行为类型辨析及与受贿罪的相关性探析

时间:2012-01-06作者: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根据危害行为的属性,犯罪可以划分为行为性犯罪和事态犯罪两类。行为性犯罪包括作为犯和不作为犯。事态犯罪以持有事态作为构罪本质,形成持有型犯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以特定人员为规

  摘要:根据危害行为的属性,犯罪可以划分为行为性犯罪和事态犯罪两类。行为性犯罪包括作为犯和不作为犯。事态犯罪以持有事态作为构罪本质,形成持有型犯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以特定人员为规制对象,以特定人员对巨额“不明”财产的控制与支配现状定罪。从法理依据和表现形态上都应该归属于以持有为行为方式的事态犯罪;同时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客观上,以行为人控制支配着明显超过其合法收入的不明巨额财产的现状作为定罪根据。而定罪后查明了财产真实来源的,应依不同情况做出不同处理:不构成犯罪的,无罪释放,不启动国家赔偿程序;构成其他犯罪的,另判其他罪名,已执行的刑罚作相应折抵。

  关键词:持有;事态犯罪;国家赔偿;刑罚折抵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贪污贿赂类犯罪中的一个具体各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而本人又不能说明其来源合法的行为。关于本罪的争议很多,本文选取理论和实务上争议较大的两个问题加以探讨。

  一是在理论上如何界定该罪的行为方式类型;二是在实践中如何处理其与受贿罪的罪数牵联关系。

  一、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行为类型辨析

  根据刑法一般理论,所有的危害行为依据其表现形式可以分为作为、不作为和持有三大基本类型。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到底是由哪种行为类型构成的犯罪,尚无统一意见。刑法典第395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的,可以责令说明来源。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是合法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追缴。”对本条款所成立的犯罪在行为形式类型上,形成如下三种观点:其一,认为本罪既有作为方式又有不作为方式。对于这种观点笔者是不赞同的。我们认为,单纯一个具体犯罪或者以作为方式构成,或者以不作为方式构成,根据作为与不作为在刑法上的特定含义,二者不可能在同一个犯罪中并存。这种观点混淆了行为在物理属性上所具有的外观形态与在刑法评价上所具有的危害行为种类特定含义的界限:作为不等于积极的身体动作,不作为也不等于消极的身体无动作。

  其二,也有人依据法条中所称的“可以责令说明来源,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是合法的……”,认为本罪是不作为犯,如论者称“实际上,本罪是以行为人对巨额财产来源有说明义务为前提的,违反这一义务拒不说明或者无法说明即是一种犯罪行为,谈不上犯罪事实与手段模糊,这是一种不作为犯罪”。还有学者进一步指出,本罪作为不作为犯,其作为的义务来源于刑法条文本身的设定,这是和其他不作为犯的作为义务来源有所不同的地方。这种观点虽然关注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实质构罪过程,但并没有深入去挖掘法律语言背后所隐藏的法律规范的属性与特点。一个法条的文本所确定的是一种行为规范,作为刑法规范,既是裁判规范,又是强制性规范,即在所发生的事态具体地充足了刑法抽象地、假言地规定的法律要件时,就通过裁判现实地发动相应的刑罚,强制地拘束犯人。因此,对刑法条文的解读应具有刑法的思维,而不能仅仅停留于文字表面的表层意义。实质上本条所称的“不能说明”只是在说明行为人对自己持有的事态不能作出自己无罪的辩护性说明,承载的是程序法上的功能。而不能据此得出该罪在实体法上属于不作为犯的结论。

  其三,认为本罪是一种持有型犯罪,其在客观方面的表现是行为人持有(或拥有)超过合法收入且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其本质特征在于行为人持有(或拥有)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的行为,而不是不能说明巨额财产的来源合法的行为,论者认为,该条刑法法条的第一句已经表明了此罪的基本要件,即国家工作人员持有(或拥有)超过合法收入的巨额财产,而法条所写“可以责令说明来源,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是合法的”,是工作程序,绝非实体上的构成要件,而且从本质上看,这是多余的。

  类似的观点和相应的论述颇多,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显然也是持有非法财产”;以及“公务人员持有超过合法收入的财产罪,也是一种持有型犯罪”等论述。

  对于上述纷争,笔者赞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属于持有型事态犯罪的观点。当然,这个事态犯罪各罪和大部分事态犯罪不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属于控人事态犯罪。可以说,所有事态犯罪的立法宗旨都在于国家要对某种在表面看来相对静止的事态加以刑法规制。而这种事态的危害性何在,为什么要对之加以刑法上的关注,根本原因就在于这种事态的存在不是单纯的客观事实与状态,而是在静止事态背后隐含着一种可归责于特定主体的人格态度。分述如下:从法理上来分析,某种事态的构成应该包括人与状态两个直接相关的必备要素,简称事态中“人”的要素和事态中“物”的要素。人是事态的促成与维系者,物是人所促成与维系之事态的对象载体。因而刑法要惩治事态这种属性的危害行为时,只能也必须以这两个要素作为切入点:或者是因为物本身的特性而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事态;或者是因为人本身的特性而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事态。前者即为事态犯罪中的大部分犯罪-控物事态犯罪,是立法者在“特定物品”的方向上选取出因为不能由普通公民任意持有而构成的控物事态犯罪,包括任何主体均可构成的持有毒品罪、持有假币罪、持有危险物品罪等;后者则为各国都普遍进行刑法处罚的身份事态犯罪,包括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乞丐、游民拥有不明财产罪等。控人事态犯罪是立法者在“特定人员”的方向上选取出因为不能由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者大量持有财产或收入,或者不能由乞丐、游民持有较大数额财产而构成的事态犯罪。可见,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作为事态犯罪来理解,这是对事态犯罪特有的构罪原理加以分析后得出来的必然结论,具有着逻辑上的充分合理性。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