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制论文·联系客服·网站地图·收藏本页·设为首页
法理学当前位置:中国论文库 > 法学论文 > 法理学> 正文

对“证据”概念及属性的法理解析

时间:2011-11-04作者:邵晖来源:中国论文库
字号:T|T

  [摘要]有关“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两项规定的出台,对我国刑事证据的法治化具有重要意义。但是,有关证据概念的定义以及证据属性的定位,仍然存在着诸多争议。

标签:

  [摘要]有关“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两项规定的出台,对我国刑事证据的法治化具有重要意义。但是,有关证据概念的定义以及证据属性的定位,仍然存在着诸多争议。学术界中有关证据概念存在着“事实说”、“统一说”、“根据说”之异议,而在证据属性上则包括了“真实性”、“合法性”、“相关性”的争论。但是,现实法律中,在证据的概念和属性上则分别恪守着“事实说”和“真实性”的定位。这种在证据概念与属性认知上的不同差异,不利于现实“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应用。依据学理上对证据概念和属性的分析,可以发现,证据就是事实,其唯一属性是真实性。而合法性与相关性则是法律上判断证据有效与否的标准。

  [关键词]证据;真实性;合法性

  《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两规定)在2010年的出台,弥补了全国性刑事证据规则缺位的遗憾,并且相比于以往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它扩大了非法证据排除的范围,进一步明确了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而且严格控制了死刑案件的证明标准,重要地凸显了程序正义的观念。源于以上的四点原因,此两个规定的出台,被认为具有非常重大的价值与意义。但是,作为“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当中核心的“证据”概念,在学界和实务界当中仍然存在着争议,只有对“证据”概念进行合理的分析和界定,才能在现实当中为推行两个规定提供重要的理论支撑。

  一、当下有关证据概念的定义以及证据属性的定位

        (一)证据概念的不同界分。有关证据概念的定义,在我国的实务界和学术界并没有统一的认知。

  我国当下的实务界,对于证据概念的认定,主要来源于法律上的规定,我国的《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以及《行政诉讼法》中,都有关于证据的一章,其中《刑事诉讼法》中关于证据的介绍和阐释是最详尽的。《刑事诉讼法》第42条有关证据的定义为:“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证据有下列七种:(一)物证、书证;(二)证人证言;(三)被害人陈述;(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五)鉴定结论;(六)勘验、检查笔录;(七)视听资料。以上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而《民事诉讼法》第63条以及《行政诉讼法》第31条有关证据的规定,只是在相关证据的种类规定上同《刑事诉讼法》有所差别。而在证据的定义上,其都是以《刑事诉讼法》对证据所下的定义为基准。为此,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据就是“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那么,可对证据做如下官方的解读:首先,它应该是事实,其次,它应能够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所以,证据应该是“真实”的事实,并且真实性成为判断是否是证据的充分且必要要件。同时,“真实性”是实务界所认可的证据的唯一属性。

  而在学术界有关证据概念的定义上,则是存在着不同的学说。在我国刑事证据法学界,证据的定义主要有如下三种:第一,事实说。“主张者认为证据即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其对证据概念具代表性的表述是:刑事诉讼证据是侦查、检察、审判等人员依法收集和查对核实的、同刑事案件有关并能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1]56。这种将证据认同为事实的学说,是我国刑事证据法学界遵守的传统定义。

  许多证据法学者,基本都采用这个定义去界定证据。

  第二,统一说。其学者认为,“证据是证据的内容(事实材料)与证据的形式(证明手段)的统一”[1]57,即,单纯反映证据内容是不能作为证据的,它必须还得具有证据的形式。达到证据内容和证据形式的双重统一,才能作为证据。而这种证据的形式,则是由法律规定的。所以,“统一说”者将法律因素介入到证据的定义中,认为只有符合法律规定的证明手段,并兼采事实特征才能作为证据。该学说并没有根本否定证据为事实这个观点,只是认为法律上应用的证据不同于现实当中的简单事实,它应该是包含法律规定要件的事实。现实中的事实是法律上证据的内容,而法律所规定的证明手段,则是法律上证据的形式。所以,法律上的证据是这种内容和形式上的统一。也正是因此,“统一说”认为“证据是以法律规定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2],“诉讼证据是事实内容与法律形式的统一,即以法律规定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能够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1]58。

  第三,根据说。此说的学者则认为,刑事诉讼法上采用事实说对证据的定义,有逻辑上的悖论。

  “既然证据都是‘真实的’事实,既然不属实的东西都不是证据,那么还有什么必要去‘查证属实’呢?”[3]81为此“根据说”的学者认为,证据并不一定需要具有真实性,从司法实践和司法认知的角度来看,“不属实者非证据”的观点无法成立。在否定事实说的同时,根据说的学者也认为,统一说当中,将证据转换为“诉讼证据”的说法,也不能解决证据是否属实的问题,“诉讼证据当然是指在诉讼活动中使用的证据,或者说被法庭采用的证据。但是,人们并不能因此得出诉讼证据都一定属实而其他证据则有真有假的结论”[3]83。依照于对证据真实性的怀疑,“根据说”学者认为“从法律的角度界定,证据就是证明案件事实或者与法律事务有关之事实存在有否的根据。无论这‘根据’是真是假或半真半假,它都是证据,无论这个‘根据’是否被法庭采信,它都是证据”[3]84。

  (二)证据属性的不同定位。在证据属性方面,我国的证据法学界,经常将证据的属性和证据的特征进行混用,“有的学者喜欢使用‘证据属性’的说法;有的学者愿意使用‘证据特征’的说法;还有的学者则同时或交替使用这两个概念”[3]88。卞建林教授在其主编的《证据法学》教材中,使用了“证据属性”这个概念,其认为“在证据属性问题上,我国证据法学者一般持有两性说或者三性说,持两性说者认为,证据具有客观性与相关性两种属性,它们是证据的本质属性;持三性说者则认为,证据具有客观性、相关性和法律性三种属性,法律性是将诉讼证据与一般证据区别开来的基本属性,仅有客观性和相关性,不能将诉讼证据的特性突出出来……”[1]63。而何家弘教授则认为,应该将证据的属性和证据的特征进行必要的区分,他认为“属性是一个事物所具有的性质或者所隶属的性质;特征则是一个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征象和标志”[3]88。

  由于,实务界在立法的过程中,采纳了证据概念上的“事实说”,所以在法律上对证据属性的定位,主要采纳了“真实性”作为证据的重要属性。所以,在证据属性的界定上,可分为如下几种:实务界依照法律的规定,将真实性作为证据的唯一属性,我们可以称为一性说。而理论界则有两性说,即客观性、相关性,三性说,即客观性、相关性、法律性。当然,还有四性说,即客观性、主观性、证据的证明性、证据的法律性。转贴于中国论文库 http://www.lwkoo.com

相关阅读

推荐论文

热门

最新

推荐